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门户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业务工作 > 非遗传承 > 非遗传承人
 
王明文:做鸟笼,不做笼中鸟
发布日期: 2016-5-23  发布机构:成都文广新宣传处  浏览次数:8067次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关闭

 

  “提笼挂鸟、佛里佛气”,从古至今,赏鸟听唱的休闲娱乐方式,使得制作鸟笼这门传统手艺得以传承。近年来,随着收藏与传统文化的热潮,一张制作精良、选材考究的鸟笼往往成交价值不菲人们欣赏的不单单是鸟笼的工艺性,还有融入其中的那种难舍难分的老成都味儿。据了解,全四川做鸟笼的主要集中在郫县古城镇,今年41岁的“古城鸟笼”非遗传承人王明文师承其父,从事川派竹编鸟笼已经有20个年头,面对枯燥乏味的鸟笼制作工艺他并没有选择墨守成规,而是不断地思考和钻研,在川派竹编鸟笼的文化传承和创新发展领域闯出了一片广阔天地。

 

   耳濡目染 父亲的执着让他着了迷

   来到古城镇指路村王明文家中时,他正在对鸟笼大圈进行打磨抛光一盏灯,一张简易的桌子,一台陈旧电视机便是王明文制作川派竹编鸟笼的工作室。略显昏暗潮湿的小屋格外安静,然而王明文却是十分钟爱这样的环境,在这种氛围中他才能潜心创作不受外界干扰但是制作川派竹编鸟笼的程并不简单,熬夜,加班已经成为王明文习以为常的节奏。这间曾是我父亲的工作室,从小我就看他在这里制作鸟笼,现在只要往这里一坐,心里就特别静,特别踏实。”王明文告诉我们,要了解他与古镇鸟笼的故事就不得不先从他的父亲王修其说起。

    对于父亲,王明文十分的敬仰。放下手中的活,王明文娓娓道来。王明文的王修其是现代古城鸟笼创始人,被人尊称为“王伯”。父亲编制的鸟笼都是价值上万的精品,每年都有无数人慕名而来,皆以收藏王伯手制的鸟笼为荣。“我父亲原本只是一个农村里竹编艺人,平日靠编织提篮、猪笼、簸箕这些日用农具为生一次偶然的际遇让他接触到了竹编鸟笼这个东西。王明文说,70年代中期,他的父亲到彭县去赶场。途中,一张制作精良,造型优美的竹制红皮鸟笼让他颇感震惊。在当时的父亲眼里,竹编仅仅只限于日用农具,而这张鸟笼以同样的取材,却展现出了完全不一样的艺术造型,这深深地触动了他对这门手艺的认知欲望。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父亲用身上所有的商品换得了这张鸟笼。“当时,这种纯观赏性的鸟笼在农村算个稀奇的东西,村上好多人都来看。”王明文笑着回忆,有些人说这张鸟笼像是民国时期的物件,从前古城镇周边做这种鸟笼的手艺人很多,也是当地名噪一时的产业。可是后来,鸟笼不知何时被冠上了旧社会“玩物”的帽子,往后也没几个手艺人愿意做。渐渐地,鸟笼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王明文说,尽管在当时鸟笼的名声不太好,但父亲却完全被它的艺术性深深吸引,没日没夜地琢磨,把它拆了又装,装了又再次拆开。“我就在旁边打打下手递下工具,有时候还听他讲两句其中的原理。”直到有一天,父亲手提两只鸟笼站在他面前时,王明文才发现,父亲居然真的将鸟笼做了出来。“先是拿到鸟市尝试着卖了一些,然后还真的有人找到家里来买。”王明文回忆在父亲的带领下,村里做竹鸟笼的人越来越多,古城鸟笼再次在这里扎根,发展壮大,父亲则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现代古城鸟笼第一人。受他影响,身为儿子的王明文,更是对竹编制作工艺疯狂地着迷,从小就展现出了过人的天赋。那个时候读书,经常用父亲的工具给同学和亲戚雕刻字章,制作竹编。现在从事鸟笼制作,父亲对我的影响无疑是最大的。王文明说。

 

   一波三折 鸟笼才是立业之本

   1993年,18岁的王明文从郫县二中高中毕业,毕业后他进入无线电九厂工作。“厂里面主要生产一些电视机零件和装配变压器。”王明文记得,车间里都是流水线机械化作业,这样的工作让他很不适应。大概半年过后,王明文辞去了那里的工作,转投到府河电器厂上班,然而这里的工作与之前相差无几,时间慢慢地消磨着他最初的激情。“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做东西也是相当枯燥的,第一次了解了父亲的艰辛。”

     一年过后,王明文萌生了一个想法,将儿时喜爱的雕刻艺术融入到鸟笼制作中,与父亲配合,将鸟笼制作工艺更上一层楼。抱着这样的想法,王文明再次辞掉了工作,回到家中潜心搞起了雕刻。然而,现实远不及王明文想的那么简单,本来是身怀一腔热血回家帮助父亲,但没过多久就遇到了瓶颈。王明文说,最开始刻几个字自己还勉强能应付过去,但买家慢慢要求他从刻字到刻画,这让他犯了难。从来没有接受过美术培训的他,刻画是无法逾越的一道鸿沟。“那我21岁,没什么经验,做得很不顺利,想到了放弃了解到儿子的困难,父亲王修其主动提出让王明文跟着自己学习制作鸟笼继承这门手艺。在父亲耐心指导下,王明文开始制作他的第一张鸟笼,“做了10多天,第一个鸟笼才完工。”提到第一鸟笼,王明文记忆犹新,他的第一个鸟笼,父亲评价是:“年轻人讲究外表美观的同时又兼顾到了笼子的实用性,起点比较高。”这样的评价让心灰意冷的王明文重拾了信心。从此,王明文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竹编鸟笼的制作上,而在父亲的悉心教导下他更是全面掌握了选材、烘烤、抽丝、打磨、成型、上色等技艺流程。

   “就像开车一样,刚刚接触时,什么都困难,做鸟笼的每一个环节都难,一个环节没做好,就会影响整体。”王明文告诉我们,做鸟笼最关键是竹子,需要到山上去找,“不能太老,也不能太嫩,要适中,比如生长期3到5年的竹子。”找到竹子拿回来先去皮,然后根据鸟笼形状、长短用火烤,烤干后晾晒……一鸟笼从选料到成品需要30多道工序,从把竹节劈成一根根细竹小料,到手工刨、处理尺寸、打磨圆润,这一系列过程都是手工而一个“素鸟笼”包括做爪、修圈、穿笼、做门、做底五道工序,每道工序中又包括大大小小上百个小部件,一个小部件弄错,做出来的鸟笼就是个次品。因此制作鸟笼既费力又费时,“做一需要十多天,甚至一个月,乃至几个月。”也因此,王明文鸟笼都是独一无二无法完全复制的王明文制作的鸟笼材质考究做功上乘等优点赢得了市场的一致好评,甚至在鸟市还出现了王氏鸟笼一笼难求的状况。

 

   改良技艺  圆了“川笼”出川梦

   2013年,王明文的父亲王修其去世。面对父亲留下的这门手艺,王明文一个人扛的越发感觉沉重。“如何将这门手艺发扬光大,是我反反复复思考的问题。”王明文说,尽管传统竹鸟笼制作工艺已经十分成熟,但川派鸟笼大圈接口方式一直为正面斜接,由于四川的气候湿润,川外比较干燥,竹材属于碳水化合物,水分流失,时间长了接口处会出现裂纹,这也成为常年来“川笼出川”的极大障碍。比如一个鸟笼从四川到新疆,直接开裂。”此外,王明文透露还有上海、广东等地买四川的材料回去加工,由于长期积习的工艺不同,其效果也并不理想。连父亲都没有解决的问题,自己是否能在此寻求突破?王明文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只有不断创新,出更多精品,才能更好地传承这门手艺,才能不辜负父亲对我的期望。”王明文一次受邀跟朋友去看家具,在传统家具中他寻找到了灵感。“家具里面指节木那种卡口的连接方式,就将两块木头连接的非常的好,我就想为什么不借鉴其他行业或艺术门类的经验来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呢?”有了初步的想法,王明文说干就干,他找来竹片比照着家具的开口方式制作,但第一次尝试就发现问题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简单。“竹子因其特性比木头脆,加之要在具有弧度的竹片上切割造型,还要使其连接顺畅自然更是难上加难。”据王明文介绍,竹鸟笼制作中技术含量最高、考验匠人手艺优劣标准的正是这底圈的连接。多年来未曾有人尝试改良,就是因为其技艺本身已达一定高度,要突破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开始尝试各种方法突破技术上的难题,能想到的我都会试,不行再想,所谓艺无止境,就是要充分发挥想象力突破这个难题。面对鸟笼大圈接口方式的难点,王明文婉拒一切制作鸟笼的订单,将自己关在家中,经过1000多个日日夜夜废寝忘食的奋战和努力,终于在2014年发明了“互嵌式双接口”的制作工艺。这让王明文为之骄傲的创新技艺有效解决了竹编鸟笼长期存在的接口开裂问题,不仅使鸟笼寿命和价值成倍提高,也进一步扩展了川派竹编鸟笼在全国的市场。同年12月,王明文带着经他改良的川派鸟笼站上了天府宝岛工业设计大赛的领奖台,斩获2014“太阳神鸟杯”天府宝岛工业设计大赛工艺美术品、旅游纪念品专项铜奖,得到业内各方一致赞誉,有人私下还给此笼取了个“王明样式”的美称

   受此启发,王明文尝试将更多艺术门类的东西融入到了他的鸟笼制作当中。说道此处,他举起手中正在做的一张鸟笼。“这只私人定制鸟笼,难度相当大全竹嵌金丝,伴象牙雕工,是一个全新的摸索过程。目前刚做完底端,花了十多天时间。”当问及这样的做法是否违背了传统制作工艺的传承初衷,王明文笑答,“父亲的手艺并没有改变,我只是从细节上进行改良,其目的是让他创建的古城竹编鸟笼更实用,更美观,更符合现代人的需求,首先要确保这门手艺有市场,才能更好的传承下去,不会被人淡忘。”对于这个问题,王明文似乎早已有了自己的观点。

  此外,王明文坦言,虽然随着生活水平提高,人们对收藏的兴趣越来越大,但人们只会花钱去买那些有思想的作品,而不是被老套路所束缚的产品。所以,对于一名现代古城鸟笼制作人来说,不做“笼中鸟”,将眼界放宽,在传统技艺上进行适当升华提炼,做出自己的特色是古城鸟笼未来的发展方向。王明文感叹,虽然鸟笼有着自己小众热情的消费市场,但还是能感受到普通大众对这门艺术的冷漠,“有时候听了别人的话,觉得自己太不起眼了。”不过欣慰的是,市场始终对鸟笼还是有需求,也有年轻人愿意学,目前王明文就带着徒弟在做鸟笼。另一方面,郫县古城镇政府正以打造“中国鸟笼第一镇”为目标,准备成立古城鸟笼专业合作社、鸟笼工匠协会和鸟笼文化展示销售中心,王明文也会以带头人的身份长期为社区居民作免费的竹编鸟笼技艺讲座,希望以此来保护和传承这门难得的艺术。

 

【古城鸟笼制作技艺】   

  

   古城镇坐落于郫县西部约十九公里外,地处川西平原,水源充沛、气候温和,特别适合竹子的生长。自唐朝以来玩鸟就成为了古城镇及周边地区的一种风尚。到清朝乾隆年间,鸟笼已有数十个成型品种,为当时郫县名噪一时的产业。

    古城鸟笼制作技艺历经千年传承,是研究成都地区乃至川西坝子手工业发展、人文发展的实物证明,在历史的进程中更影响和促进了其他编织技艺,如棕编、草编、绳编等,具有不可低估的重要性。古城鸟笼制作技艺目前主要集中在郫县古城镇指路村、马街村、古城村、水梨村、花牌村等地。

    古城鸟笼制作技艺2010年入选成都市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1年入选四川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名录。2014年指路村村委会被评为成都市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习所,部分村民在传承人王明文的带领下学习古城鸟笼制作技艺。

上一条 百斤原竹抽丝八两 十几道工序全凭一双巧手(2016-5-26)
下一条 成华区成功申报“成都面人”传承人熊家全为第六批省级非遗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2016-4-12 9:43:53)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