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门户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业务工作 > 非遗传承 > 非遗传承人
 
陈启林:潜心传承 “糖龙”待飞
发布日期: 2016-7-6  发布机构:成都文广新宣传处  浏览次数:6356次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关闭

 

  “大货、子货、丝丝货;画龙、画凤、画蝈蝈”,糖画以糖作“画”,在四川民间过去又称“倒糖饼儿”。过去,糖画艺人肩挑摆摊,走街串巷,人聚落摊,现做现卖,男女老少为之驻足,以观看艺人现场制作糖画为赏心乐事。而糖画的另一大魅力还在于其独特的售卖形式,即转糖饼,转盘上绘有各种图案,箭头停在哪个图样,糖画艺人便做什么图样,转盘中央的“龙”更是人人都希望转到的“大货”。最近,就有一位特别会做龙的糖画手艺人,新晋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省级代表传承人——他就是陈启林,这个被称为“最会做龙的糖饼师傅”虽苦苦守艺30年,却还是走到了后继乏人的境地,心中的“糖龙”能否再次冲上云霄,陈启林说他依然还怀有这样的梦想。

 

16岁拜师   一“画”就是30年

   初次见面,陈启林直接把我们带到了他家中。刚一进门就见到茶几上一左一右放着两个正方形转盘,转盘中有一圆,边沿四周画着各种动物的图案,图案外面上下左右各写着四条标语:“甜的艺术”“半转不算”“老少无欺”“请勿玩耍”。两个转盘中间的白色大理石上,绘制糖画所需的工具一应俱全,丝毫不亚于平日在外见到的糖画摊。“这套行头经我改良后可以折叠装进行李箱,伴随我走南闯北到全国各地做糖画。”谈话间,陈启林执勺在手,静气凝神,运腕走勺,流糖如丝,灵巧的手腕或抖,或提,或顿,或放,手法时快时慢,手式时高时低,顷刻间,一个个飞禽走兽便跃然而出。

   稍作观察,我们发现,每当陈启林提勺作画时,表情都显得格外凝重,与这门“甜蜜”的艺术十分不搭调。当问及原由,陈启林说,拜师学艺时,他的老师蔡树全曾告诫他,糖画艺术需要严谨地去对待,糖画不是印刷,没有模具,单靠人的一双手,同一个作品,每一次的效果都会有所不同,这就要求糖画艺人要将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每一次创作中,一丝不苟地绘制出最美丽的作品和最可口的糖果。

放下勺,陈启林聊起了自己的“糖画生涯”。“1979年,我跟随爷爷奶奶从安岳辗转到了成都,从此就与糖画结了缘。”据陈启林回忆,当时,他的糖画老师蔡树全住在仁厚街,而他家住在字库街,和老师就是两对门。每当蔡老师的挑子出现在街头,他都会跑去看蔡老师倒糖画。“老师端坐于糖画摊前,飞快地将勺中的糖液挥洒在光洁如镜的大理石板上。这些好看又好吃的糖画,引得我直吞口水。”受蔡树全的影响,陈启林对糖画这门手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久而久之心中便产生了拜师学艺的想法。“我跟蔡老师说想跟他学糖画,蔡老师叫我把家里的家长请来问问他们的意见。”经过陈启林奶奶的同意,16岁的陈启林正式拜蔡树全为师,开始学习糖画艺术。

“师傅倒一个,我用铅笔画一个,然后再用勺子把画的东西以糖画的形式给倒出来。”当年,这个过程对于没有美术功底的陈启林来说十分困难。“第一是画不好,第二是倒不好,学艺初期真是很艰难。”出自对糖画艺术真心的热爱,零基础的陈启林笨鸟先飞,从素描学起,用别人用过的作业本反复练习基本功,每天反复烧糖、舀糖、画糖……在踏踏实实跟随蔡树全学习糖画两年多后,老师蔡树全送给陈启林一套糖画工具,表示他正式出师,自此陈启林开始了他走南闯北的奔波。“出师至今30多年,我一直过着‘以铜勺为笔,以糖液作墨’的甜蜜生活。”陈启林说。

 

从平面到立体   “糖龙”闯遍祖国南北

   “糖画最大的特点就是‘观之若画,食之有味’。”据陈启林介绍,制作糖画主要有两个大的步骤:熬糖和画糖画。熬糖是将白糖(或红糖)放入锅中熬制,熬制时要不停搅拌,以免糖受热变焦变糊。熬糖大约需要半个小时,直至糖水凝成块。“关键是掌握火候,糖画不光好看,更要好吃。好的糖,咬在嘴里是脆的。”陈启林手边,一个大的塑料桶中装满了制作糖画必需的原料:凝固成一团一团的炼制好的糖,纯白的白糖经过炼制,此时,早已变得金黄亮丽,发出诱人的如水晶般的光芒。

   “制作糖画时,要将制好后的糖置于铜瓢内加热溶化,然后以铜勺为笔,以糖液作墨,在光洁的大理石板上,凭自己的技术和手法画出飞禽走兽、花鸟虫鱼、神话人物等形象。”陈启林凭借自身经验总结了画糖画的五大要素:一是要画得形象;二是线条要匀称;三是速度必须快;四是要一气呵成,绝对不能改笔;最后,画完要掌握好等待的时间,用刀子把糖画‘起’起来。” 陈启林如是说,“按照艺人们的称呼,糖画分为‘大货’‘子货’‘丝丝货’和‘小货’等。”陈启林口中的大货是指体型较大构图复杂的作品,诸如龙凤、孔雀、狮虎、花篮、金鱼等,而小货是指体型偏小工艺简单的作品,如单个的虫、鸟、水果等。子货即是直接倾倒的一个个圆形糖饼儿,这种技艺要求艺人手腕灵活,动作利索,倾倒过程中直接形成一个个状如钮扣的小圆饼,中间绝不拖泥带水,最能体现糖画艺人的基本功。最后丝丝货是以糖液所形成的缠绵的线条来构图,类似于国画中的白描和西洋画中的速写,又有中国民间剪纸的神奇韵味。“除了这些,当时我还研究如何将一些平面糖画艺术用立体的方式更好地表现出来。”言谈到自己热爱的糖画艺术,兴奋与幸福的表情又再次浮现在陈启林的脸上。

    1988年,在北京建国门饭店举行“全国烹饪大赛”,陈启林和师傅蔡树全受邀代表四川队参赛,这是陈启林第一次参加高级别的大赛,他们的参赛作品决定为一条立体的龙形糖画。“这是一项创新技艺,非常难,我们做了几个方案,最后还是决定依靠钢筋塑形,用塑料布包裹后,再在上面加糖作画。”确定了方案,师徒二人通力合作,师傅做龙头,陈启林负责整个龙身,经过通宵奋战,在天色接近黎明时将一条2米多长的“糖龙”完成。展品一经展出,立刻引起了轰动,夺得了比赛的一等奖。陈启林至今都记得,市民因没有见过体型如此硕大的糖画,整个展览期间,每天从早到晚,一直都有市民排着长队,要和“巨龙”留影,大家都说“排着长龙看糖龙”。“那次比赛,开拓了我的视野,真正开启了我的糖画生涯。”陈启林认为那既是一次比赛,又是大家对他能力的认可,让他看到了希望,为他指明了糖画艺术前进的方向。

    此后,陈启林更是做“龙”做出了瘾,一条条做工更为精致,体型更为巨大的“糖龙”经陈启林之手一次又一次的震撼了世人。陈启林说他甚至还在上海世博会上也做了“糖龙”,不过最让他满意的还属“九龙壁”。据了解,陈启林做的九条龙完全是按照北京北海公园的九龙壁做出来的,每一条都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老画新做  把“甜蜜”传承下去

    2007年6月,在成都非物质文化遗产公园的锦江展厅内,国内首次出现了一条由3吨白糖制成的全长20米、高3米的“糖龙”,吸引了众多游客的目光。这条硕大的“糖龙”呈腾空状,周身鳞甲全部由金黄色的糖片组成,栩栩如生、耀眼华丽。

  “糖龙”由陈启林参与主创,全部用钢筋连接而成。“当时在我做的‘糖龙’里面,这条算最大的了。不光是体型大,这条‘糖龙’还运用了些新的技术。”回想9年前的这条“糖龙”陈启林记忆犹新。“以前制作这类大型糖画,要么避开炎热的夏季,要么避开南方的高温,做我们这行最大的难题就是防止糖融化,所以很多时候都受到天气条件的限制。”6月的成都,已近酷暑,为什么大热天,糖龙不会溶化?陈启林揭秘,其实不是“糖龙”不会溶化,而是在于有一套特殊的制作技巧,为制作此“糖龙”,20多位糖画民间艺人首先将3吨白糖熬制成上万个糖饼,再按照龙的造型进行拼接,展出过程中,哪个部位融化了,就将其取下用新的糖饼补上以此来进行无损修复,保证了这条独一无二的“糖龙”从头至尾光彩夺目,而主创陈启林的名字在他的家乡也被更多人熟知,渐渐地就人用“最会做龙的糖饼师傅”来称呼陈启林。

如今,成都青羊宫内依然留有陈启林的糖饼摊位。“龙、龙、龙……”每当指针正巧落在龙的位子上,转糖人依然会兴奋的跳起来,但相比从前转糖饼儿的繁盛景象,现在更多的只是驻足观看。“糖画艺术创造出来本应该是既能吃又能看的,是兼备了一定的实用性的。但现在更多的只是被人欣赏,很少有人买来吃,对于从事这行的手艺人来说确实有种落差。”

   陈启林也尝试改进原材料来迎合大众口味,如薄荷、巧克力味的糖饼,同时还将喜洋洋、变形金刚等当下流行的元素运用到自己的糖画造型上,以唤起人们对糖画的兴趣和喜爱。

  “从前生意还行,现在只有过年时生意好一些。”陈启林说,成都糖画是集民间工艺美术与美食于一体的独特手工技艺,尽管早已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尤其是工业化生产的冲击,糖画的市场竞争力已经很受限了。“做糖画不足以养家糊口,年轻人当然不愿意学,而老艺人又相继谢世,糖画艺术传承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断代危机。”,在陈启林看来,是时候要大声疾呼保护糖画这一传统民间艺术了,虽然他前后也带过20多个徒弟,如今却没有一人以此为职业,苦于他一身技艺无人传承,“希望通过我的努力,有更多的人来关注糖画,在我手里把这门手艺好好传下去。”陈启林期盼着这门“甜蜜”的艺术还能在未来再现辉煌。

上一条 陶蓉 蛋壳上的人生(2016-8-1)
下一条 百斤原竹抽丝八两 十几道工序全凭一双巧手(2016-5-26)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