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门户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业务工作 > 非遗传承 > 非遗传承人
 
潘有余:灰塑艺人,其实就是高级泥水匠
发布日期: 2016-8-29  发布机构:成都文广新宣传处  浏览次数:6485次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关闭

  

   大邑县安仁镇有全国最大规模的民国公馆群落,现存公馆27座。这些建筑的一大特色和亮点,就是灰塑,安仁公馆堪称民国时期四川灰塑艺术的集大成者。而缔造它们的一代代灰塑艺人在安仁公馆的保护和修缮中,使传统灰塑艺术得以薪火相传。潘有余,就是其中一位,他将毕生积累的灰塑技艺毫无保留地运用于此,并传授给后辈。

巧手还原古建筑本色

   2010年,著名收藏家马未都考察安仁民国公馆群落时,对安仁公馆灰塑的保护和修缮赞叹不已。在考察郑子权公馆时,他驻足在三幅原创的灰塑作品前,反复玩味,赞赏作者的巧妙构思和艺术造诣。这三幅灰塑分别为“道源鹤鸣”“窗含西岭千秋雪”和“高堂神灯”。创作这些灰塑作品,并主持安仁公馆灰塑修复的,就是民间灰塑艺人潘有余老先生。

   安仁以公馆建筑扬名,而公馆建筑的装饰则以灰塑最为出彩。中西合璧的精美门楼、富含中国传统吉祥文化的屋脊堆塑、随处可见的建筑装饰小品,无一不是灰塑佳作。

   古镇、古街、古建筑的动人之处,往往在于它们经时光磨砺,仍保留着当年的面孔,留下些许岁月的痕迹。如果经过修缮后,都可以用“崭新”一词来形容,那将是古建筑最大的悲哀。这种悲哀,让游客叹息,更让热爱古建筑的专业人士痛心疾首。

   2006年,安仁树人街、裕民街附近的15座公馆开始修缮,包括重建1972年毁坏的万成堰纪念碑。潘有余担负了将纪念碑修旧如旧的任务。经过寻访,找到了纪念碑的石刻碑心和纪念碑的老照片,剩下就靠潘有余的手艺了。

   潘有余首先在纪念碑的原址发掘,找到了当年纪念碑的基础。拿着老照片,他开始根据基础尺寸和当年材料的尺寸推算,万成堰纪念碑是一座约10米高、带底座和四角攒尖顶的砖结构建筑,外观糅合了塔和碑两种建筑的特点。胸中有了图纸,他开始在纪念碑附近的瓦砾堆里寻找可以使用的老砖。老砖有限,于是潘有余决定将老砖优先用在纪念碑的表面,碑身内部使用新建材填充。

   据考证,万成堰纪念碑四面都有石刻碑心,遗存的碑心只有一面。潘有余据此推理,复制了另外三面的石刻碑心。他又根据文献记载,复制了纪念碑基座上的题刻。恢复纪念碑四角攒尖顶对潘有余来说更是驾轻就熟了。2007年春日里,万成堰纪念碑容貌依旧,重新登场。

   潘有余认为,灰塑技艺的高低固然影响作品的好坏,而对公馆建筑文化的理解,尤其是对公馆主人秉性的把握,更是是否传神的关键。他带笔者走到刘元瑄公馆的门外,选定地点,指着门口说:“你看,这个拱门和后面的门口叫‘将军盔’,像不像古时候将军的头盔?说明这个公馆里面住的是个带兵打仗的将军。我们现在站在这里就可以看到‘将军盔’,意思是‘进门一步见将军’,说明这座公馆的主人平易近人。”

   在安仁公馆门楼灰塑的修缮中,潘有余充分考证原有灰塑的题材、形态、工艺和材料,尽量让自己做出来的灰塑忠实于原作。即使需要创作的部分,他也充分考虑安仁公馆灰塑的整体风格,使作品在整个公馆群中不显得突兀。他有意将大邑的知名风景融会到创作之中,前面提到的受到马未都首肯的那些创作就是例子。

   就这样,在潘有余的主持和操刀下,安仁一些重要的公馆重现了民国时期的本来面目。

 

美院学生当起了工匠

   说起灰塑技艺的学习,潘有余的故事可谓曲折。

   1962年,18岁的潘有余考取重庆的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因时代原因,一年后,出身书香之家的他丧失了继续求学的机会,不得已开始了在阿坝州的建筑工作。他多思善悟,什么东西搁在脑子里,半夜睡醒都在想:前人为什么做得好,自己的作品差距在哪里,如何改进……勤学苦练且身怀绘画和雕塑技艺的潘有余很快进入角色,无论制图、修建、装饰,都是一把好手,在众多工人中脱颖而出,他操刀修建的碉楼,连羌族的老工匠都不得不服。

潘有余说,灰塑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技艺,他当年从事泥水工作就开始灰塑。最早,给屋檐做“火镰扣”,就是最简单的。后来逐渐揣摩和仿造前人的范例,“只要勤学善悟,舍得用心,就一定能做好。川西匠人都很聪明,一看就会,超越前人,加上我本来就是学雕塑的。”

   潘有余拿出一张珍藏了半个多世纪的老照片,风华正茂的他站在参与修建的一座石拱桥前面。他回忆当年建石拱桥做桥拱时,如何领悟图纸,如何用石头修好锥坡,如何把桥拱顶端最后一块石头放上去,都是靠的灵巧和悟性。他当时担当的就是这样有技术含量的工作。而最后的美化工作,也成为读过美院的他的专利。那时候,要在桥的两边做上“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等标语,字是一位书法家写好的,他就将字临摹到木板上,再将木板沿字的轮廓挖成空框作为水泥的模板。最终,水泥标语被永久地做到桥的立面上。一位和潘有余关系甚好的陈姓技术员有部相机,硬拉着潘有余在桥的前面留影,才留下他那个年代唯一的照片。

   几年光景,年纪轻轻的潘有余在茂县、汶川一带已小有名气,甚至有当地大户要招他做女婿。

   技艺上的收获无法抹平生活的极度艰苦。当初一起从家乡郫县来的同学,经不起在雪域高原吃糌粑、卧冰雪的艰苦生活,有的甚至英年早逝。无奈之下,潘有余最终选择了逃离。在之后的辗转岁月里,他凭借自己的传统建筑技艺,走遍川北、川西,自谋生路,艰难积累。

   改革开放后,潘有余自费到广东美术学院进修,专攻雕塑艺术,后在建华工艺厂实习雕塑,还参加了珠海渔女雕塑的安装。此后,他还参与了承德避暑山庄和都江堰二王庙的修缮。

  

技艺背后的匠人情怀

   我们以艺人视之,而潘有余总以匠人自居。他常说,从前能做灰塑的匠师都没有好高的学问,从事灰塑这门手艺的匠师都来自于“泥、木、雕、解、石”五匠行业中的泥水匠作。五匠行业都是尊奉“鲁班先师”为行业的开山祖师,五匠同为“鲁班门”弟子,民间“鲁班会”是建筑五匠行业的的统领机构。

   潘有余告诉笔者,在过去的传统建筑生涯中,凡是一个青年想去拜某工匠为授业之师,学其手艺时,这位匠师除了对该青年的家庭成员、世族宗亲,详细、慎重地查询外,还要深入细致地对学艺人的说话、行动、行为嗜好、待人接物等多方面,作长时间的观察考验,度过一段时光后,已认为初步符合鲁班门招徒的条件了,才会同学艺人家长、族长、地方贤达联名保举。履行这样多的繁缛程序是有利无害的,最主要的是避免业师轻率带徒,引狼入室,防止奸人匪类混进行业,更严防前来学艺之人,心术不正,危害社会世人,有损行业正统的清白声誉和在世人心目中的名望,口碑。经过一系列的审核后,才带学艺人进鲁班会申请报到,由鲁班会众会首择定日期,为该学徒举行庄重严肃的正式拜师授徒的典礼仪式。

   通过这样的拜师礼仪,是让全行业的工匠都知晓,公认学艺人是某匠师的学徒,这样出门在外行手艺时,才有同门互相照应,团结帮扶的优势。五匠中有句流传久远的行话“人不亲,行道亲”,不论工匠孤单一人在多遥远的外地行手艺,与那里的工匠相会都有一见如故的亲切感,当地工匠一不排挤,二不欺辱,相反,还要帮助团结他。由此,见证了“天下鲁班门弟子是一家”的说法。

   鲁班门制定有特别威严清明的行规戒律,制约敦促全体工匠的思想素质快速升华——“爱国守法,尊师敬长,克己孝亲,循规蹈矩”。而严厉整肃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则教寻鞭策全体工匠的言谈举止、品行作风和生活习惯。总而言之,从鲁班门走出来的人,虽说是匠作苦力,但他们都有勤苦俭廉、多思善悟、努力实干的优良美德。他们都拥有忠厚仁义、礼智文勇、谦卑君子的高尚风范。他们常怀着美好的愿望、远大的理想和“为国建奇迹,为民筑广厦”的雄心壮志。

   从鲁班门走出来的匠人都是脚跨百家门、口吃百家饭、手做百家事,要接触到世间的万事万物,在与千人百众之间的人情世故交往中,时刻都铭记着肩上承担着建筑构造坚固和安危的重任,心中系着业主身家性命关天的大事,行艺要有“艺德”的天理良心。做好了,受到千人百众的称羡传扬,做歹了,遭人唾骂,名声扫地,牵连整个行业,为其赔损失不说,严重的还要受法纪制裁。鲁班会把“苛徒敛匠”作为行业立德树人的宗旨。“一切责任重于泰山”是工匠务工行艺的职业道德根本。“安危”是醒示工匠施工作业时“警钟长鸣”的第一要务。也是工匠们祈求“平安是福”的愿心。

或许正是这些看似严苛的行规道矩,成为一代又一代的“潘有余”们执着坚守的那份情怀与责任。

 

勿使传统成绝学

   潘有余常说,灰塑不是一个专门的行当,它处在建筑、雕塑的边缘,容易被忽略或者轻视,一般的课堂教育也不涉及。

   在众多的灰塑艺人中,潘有余是少有的能写、能画、能设计、能操作的。他一直有两个想法:一个是出一本川西古建筑艺术方面的书,另一个是将灰塑技艺传授给热爱这门艺术的有志青年。他说:“我的想法很简单,怕前人的东西失传,我们应该传承下来。”在潘有余的构思中,那本书,应浓缩川西传统民居建筑,特别是林盘中的民居和公馆建筑的木作、瓦作、泥作、石作、蔑作等技法。要让后人拿着这本书,就可以照着书做,像教材一样传承技法。他常常叮嘱徒弟:“手里的工具,要当成一支笔,把灰塑当画国画,大胆地利用明暗关系做出立体感。”

   和其他传统艺人一样,潘有余也收徒弟。做潘有余的徒弟,不交学费,还有不低于一般工人的工钱。潘有余说,只有这样,热爱灰塑的年轻人才乐意来学,安心地学。你要压榨他们,他们就不会真心地学。潘有余说:“如果有热爱灰塑艺术的青年愿意学,你却把人家拒之门外,人家也会去别处求学,直到成功,只是走点弯路。我不愿意人家走弯路。”

   在快节奏的今天,几乎所有的传统手艺的传承都会面临绕不过的困境:以新材料、新工艺为代表的工业化生产,以其高效率和低成本迅速抢占了传统市场;师傅带徒弟的传承方式受到学历教育、职业教育的冲击;商品社会的浮躁让经受过正规教育的年轻人不愿意再爬上脚手架,顶着烈日慢慢积累传统手艺的宝贵经验……一些曾经在潘有余门下学艺的弟子,也因为可以选择更为轻松和优雅的工作方式而最终放弃学习灰塑。

   而收徒也有门槛,除了传统道德观念的衡量,还需要徒弟有美术的基本功。潘有余说,灰塑易学难精,不仅业精于勤,还需要弟子深思善悟。

   问及灰塑艺人的经济收益,潘有余给我们算了一笔账。灰塑的行情价格为每平方米3000元,通常以每个工300元,10日完成来计算。300元的单价,比起其他行当的日薪,已算得上丰厚。再看灰塑的市场,以安仁为例,首先是如公馆群落这样的旅游景区的全面修缮,其次是如安仁新公馆别墅群的仿古商业地产的开发,同时,还会有诸如酒厂等企业的文化彰显装饰。用潘有余的话来说:“不光是做灰塑,传统的泥水工都是一体的。活路是做不完的!灰塑是一门手艺,‘天干饿不死手艺人’,还是有不少半途而废的徒弟感到后悔的。”

   如今,潘有余最大的心愿,是在积聚了川西灰塑艺术精华的安仁开一间“安仁公馆灰塑坊”。他说:“在安仁公馆的大环境中研究安仁灰塑,可以带出很多后起之秀。灰塑,不是谁的专利,是中国几千年流传下来的一种传统建筑艺术。在培养灰塑艺术传人和弘扬灰塑艺术方面,安仁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也应该有责无旁贷的担当。”

【灰塑】

灰塑,是以石灰为主材料,在建筑物墙壁、屋脊、门楼上创作的形如圆雕和浮雕的工艺。它是岭南传统建筑装饰工艺,明清两代最为盛行,多见于祠堂、寺庙和豪门大宅,民国时期在四川民居中被广泛使用。灰塑工艺精细,立体感强,色彩丰富;其题材广泛,通俗易懂,多为人们喜闻乐见的人物、花鸟、虫鱼、瑞兽、山水及书法等。

上一条 道明竹编:后起之秀的创意舞台(2016-10-11)
下一条 陶蓉 蛋壳上的人生(2016-8-1)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