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门户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业务工作 > 文化产业 > 典型案例
 
“川剧变脸娃娃”之父的文创之旅
发布日期: 2016-10-11  发布机构:成都文广新宣传处  浏览次数:5548次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关闭

   一个呆萌的塑料娃娃,只要轻抚它的脑袋,“叭”,眨眼之间就变了一张脸。这款名叫“川剧变脸娃娃”的可爱玩偶,早在2013年它诞生之初,就已经成为风靡成都各大旅游景点的热门工艺品,不到两年累计销量已突破40万件。而缔造这一奇迹的便是它背后的设计者、“80后”文化创客——丁成虎。

寻觅:历经波折终“柳暗花明”

  丁成虎是成都人,留着小平头、蓄着山羊胡的他颇具艺术家气质。从小跟随传统手工匠人学艺的丁成虎虽不是科班出生,但耳濡目染让他积累了一定的手工艺素养。在丁成虎看来,文创产品的雏形来源于民间。“比如,小时候玩的糖人、竹蜻蜓、纸飞机等都蕴含了文创生命力。它们都可在保有传统文化特性的基础上加以创新,衍生出更具市场价值的文创产品。”丁成虎说道。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因为家境原因,丁成虎17岁时便辍学到厦门打工,这便开启了他的文创设计之旅。初到厦门,具有一定美术功底的丁成虎进了一家婚纱厂,协助一位台湾婚纱设计师画婚纱图稿。后来,丁成虎又进入厦门的美国沃尔玛代工厂,从小酷爱工艺美术的他选择了更适合自己发展的产品设计。在流水线上设计各类工艺品,让他累积了不少产品设计经验。

  两年后,2001年,年仅19岁的丁成虎选择回到家乡成都创业。起初,丁成虎开了一家手工艺术品小店,可是一年不到,因为不善经营,丁成虎第一次创业失败了。为了生活,在朋友的介绍下,丁成虎买了车票,怀揣着仅剩的100元钱出走丽江,车到山前必有路,丁成虎靠着自己的雕刻手艺在丽江生活了下来,更有幸结实了一位当地的旅游产品设计大师,并开始跟随这位大师做手工艺品生意。丽江的旅游文创资源可谓百花齐放,应有尽有。自己的产品如何才能在众多产品中突围,丁成虎知道必须另辟蹊径。善于观察市场动向又有自己创意理念的丁成虎很快设计出一款结合丽江当地文化但从未被人艺术加工过的簪花铜铃。用他的话说,簪花铜铃算是开拓了丽江旅游产品铃铛类的第三大市场。“在我去之前,丽江旅游市场上最火爆的铃铛一类是风铃,另一类是木铃。我制作的铃铛既结合了当地少数民族的文化特色,而且每个铃铛的音色又不一样,很独特。”丁成虎的铃铛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

  如果说丁成虎在沿海城市的工作经历是对其文创基本功的一个铺垫,那么经历了丽江磨炼的丁成虎则是更加明确地走上了文创之路。2008年,丁成虎放弃了慵懒的丽江生活,选择再次回到成都发展。但从景观雕塑到包装插画设计,丁成虎还是没有找到自己心中的创作激情和想要的成就感。在经历了近5年的徘徊和思考后,2013年,丁成虎最终有了自己“前行”的方向。

  2012年的一次偶然,网上一篇台北故宫博物馆文创产品大受欢迎的报道激发了丁成虎的灵感。当他看到这篇报道时,丁成虎知道机会来了。根据他的观察,成都经过多年的旅游发展,即将迎来文创的新时代。彼时的丁成虎暗下决心,准备以自己擅长的方式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做到极致。笑称自己是“江湖派”的丁成虎当时便决定开始着手做一些接地气的文创产品。“不是不做高大上,而是要先做受大众喜爱的产品,我相信,文创产品首先要有亲和力才能打开市场。”丁成虎说道。   

但到底做什么好呢?“成都的文化接地气,具有极强的感染力,极易被大众接受。仅三国文化、熊猫文化、川剧文化这三样,就能将成都文化推向全世界。”于是,敏锐的丁成虎看到了成都文创市场的空白,选择了川剧文化中的“变脸”来做文章。

坚持:川剧变脸萌娃初尝成功

  2013年,丁成虎设计的第一款川剧变脸娃娃诞生。谈及川剧变脸娃娃的设计,丁成虎表示,他是从左轮手枪的原理中获得的启发,于是在玩偶的脑袋四面各贴一张脸,你轻碰一下它的帽子,“叭”的一声,转眼间娃娃就变了一次脸。每个川剧变脸娃娃都可以变出喜、怒、哀、乐4种表情。凭借这个有趣的创意,丁成虎还顺利申请了专利。

回忆起当初川剧变脸娃娃投入生产的过程,丁成虎唏嘘不已。“川剧变脸娃娃这个项目起初并不被人们看好,我拿着设计方案找了不少风投和企业,结果却碰了一鼻子灰。”丁成虎说,凭着自己多年的文创产品开发经验,他相信川剧变脸娃娃一定会赢得市场认可。于是,丁成虎放手一搏,向银行贷款50万元,让川剧变脸娃娃投入生产。果然,娃娃推出不到一个月,便卖断了货。川剧变脸娃娃为趋同化的旅游工艺品市场带来了一股新风,受到游客们热情追捧。一个月,丁成虎就收回了成本。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川剧变脸娃娃就销售了40万个,这个成绩让丁成虎自己也感到惊讶。随后丁成虎便创立了成都西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目前,川剧变脸娃娃主要在锦里、宽窄巷子等旅游景点售卖。“川剧变脸娃娃80%的销量在省内,20%的销量在省外。”据丁成虎介绍,暑假期间,川剧变脸娃娃一天1000个的销售量不在话下。而丁成虎的成都西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平日里除了设计川剧变脸娃娃之类的文创产品,还为其他企业提供各式创意策划、礼品定制、产品包装设计等业务。

  通过川剧变脸娃娃,丁成虎看到成都文创产品市场还有太多可以发展的空间。但也有不少人抱怨文创产业越来越不好做,丁成虎知道,那是因为缺少有生命力的产品。“现在文创市场的一大弊病便是容易陷入机械地模仿。比如,看到台北故宫博物院生产众多受欢迎的文创产品,大陆的很多文创机构就群起效仿,其效果并不理想。做文创一定要考虑到具体的市场环境,因地制宜,别人的产品线并不一定适合自己发展。”丁成虎始终坚持原创设计,他相信有原创性的产品势必会受到市场的尊重。

一个“变脸”元素让丁成虎的娃娃在众多成都文创产品中脱颖而出。善于剑走偏锋的丁成虎深知自己的文创产品还需继续融合更多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元素才能走得更远。“目前,我的主要精力集中在研发新产品上,上次是川剧变脸,下一次我还会给市场带来新的惊喜。”喜欢跨界的丁成虎小小的透露了自己的计划,“并且我正在考虑产品后续的衍生发展。做文创一定不能局限于做单一的文创产品,要做文创衍生品,才能扩大影响力。”

思考:捍卫文创核心竞争力

    川剧变脸娃娃最初的单价是30元一个,现在是22元一个。如此热销的一款产品为什么价格不升反降呢?原因来自于市场竞争,而这种竞争在很大程度上是恶性的,那就是被抄袭被盗版。虽然川剧变脸娃娃诞生之初,从包装到设计,丁成虎都第一时间申请了专利,但仿造品的出现依然防不胜防。

  “版权资源是文创产业的核心问题。但现在很多文创企业的版权保护意识还比较淡薄。”在丁成虎看来,成都的文创市场还在发展中,希望能通过他的经历给正在创业的文创人士提个醒,一定要学习如何维权,保护好自主知识产权,遇到侵权事件一定要站出来维护自身权益。

从成都国际版权交易中心获悉,截至目前,近7000件版权登记备案中,涉及成都市文创企业进行版权登记的只有几百件,相关企业仅10余家。“成都市文创企业的版权保护意识还有待提高。” 成都市文广新局版权处负责人表示,成都市已全面实行作品登记免费服务(计算机软件著作权除外),但还有不少企业陷入认识误区,有的不主动为自己企业的产品做版权登记,反倒希望利用别人的抄袭盗版来帮自己做宣传。这种只看到眼前利益的做法并不利于文创企业的长远发展。据悉,成都国际版权交易中心会定期开展免费公益的版权保护培训等课程,普及相关知识。

   针对侵权现象,除了走法律途径,丁成虎接下来打算通过产品创新来摆脱困境。“你抄我就再创新,创意是源源不断的。”丁成虎办公室电脑桌面键盘下时常放着几张白纸,上面勾画的图稿随时记录着他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创作灵感。他说,创意是文创的灵魂,只要坚持,就会有更多具有文化内涵和时代意义的文创产品。据丁成虎介绍,在2015年至2016年期间,他在成都国际版权交易中心以成都西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名义就已登记了上百件作品。

  “锦里、宽窄巷子等的房租已经高得不能再高,一个卖小吃的摊位一天就能进账近10万,但文创产品的市场还值得挖掘,特别是真正具有文化生命力的产品。现在的文创产品主要还是依靠旅游景点来销售,这样的情况在未来1-2年内肯定会转变,以后会更多依托互联网等渠道。”喜欢思考的丁成虎预感明年成都文创企业将迎来发展的关键年。他认为,到那时,成都的文创企业应该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并且各有千秋但都将迎接市场的检验,最后优胜劣汰。没有自主创意、自主生产研发力低下的文创企业肯定会被淘汰。

丁成虎坚信文创的根源在于“创”,这也是他坚持走到今天的源头,“也许别人想到了却没做,但我回去做,而且我的信心就在于我的坚持。我会心无旁骛地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不会因为更有经济效益的事情就放弃自己的文创之路。未来谁敢于挑战创新谁就会引领这个产业的发展。”

上一条 这样的“首秀”不妨多点(2016-11-30)
下一条 成都需要辨识度高的音乐品牌(2016-8-29)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