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门户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业务工作 > 文化产业 > 典型案例
 
WorKING:发展文创产业宏观调控不可或缺
发布日期: 2016-12-13  发布机构:成都文广新宣传处  浏览次数:36132次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关闭

   位于青羊区东胜街8号庄森大厦的WorKING文创孵化器是专注于文创方向的孵化器,由曾任SOHO(中国)营销总监的但虹女士发起并建立。WorKING通过“文创+互联网+科技”的模式,立足于影视、音乐、动漫等不同文创方向,整合资金、导师、政策等优势资源,帮助文创团队的成长。经过将近一年的发展,WorKING俨然已成为成都文创孵化器中的领头羊。

    整合多方资源  打造成都首个文创孵化器  

走进WorKING,映入眼帘的是宽敞明亮的办公空间、休闲舒适的陈设布置、小资的咖啡吧台。“这里会不定期举行各种文创活动,让创业者们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交流、工作。”据但虹介绍,目前WorKING文创孵化器能提供240个办公工位,规划设有办公区(开放工位、独立工位)、休息区、茶水间、路演厅、多功能会议室、会员区、洽谈室、游戏互动区、空中花园、户外展示区等功能区。

   作为成都首个文创孵化器,业界一直称赞WorKING有其不可复制之处。在如今孵化器遍地的成都,WorKING的过人之处又在哪里呢?“能为平台企业提供专业的商务服务、投融资服务、政策解读服务、社群及公益活动、导师辅导服务等。”但虹直言,这才是WorKING不可被复制的地方。

     WorKING在资源互补和资源整合方面实力雄厚。“先后引入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专业文创投资公司,如星瀚资本、天使湾等。并包含投资机构、SYE、银行等不同渠道。”但虹说,因为目前成都金融系统自身没有完整的体系来支撑文创企业的贷款,因此WorKING为入驻团队提供的资金支持条件非常具有诱惑力。

     同时,WorKING在文创方面的资源也是非常丰富。目前,已经汇集了众多文化大咖,并与很多优质项目合作。如爱奇艺四川站就是通过WorKING引入少城文创硅谷。全国最大的短视频公司“二更”和WorKING一直保持着深度合作关系。此外,WorKING还通过与中国电影衍生品产业联盟的合作,计划将在成都落地中国电影衍生品联盟的西部分会。

   “优质的导师团队也是WorKING引以自豪的资本。”但虹介绍说,目前WorKING约30名合作的导师,其中知名导师就有WOWO超市董事长汤耀华、新加坡亚洲水电董事长田爱民、四川发展基石基金常务副总徐鑫、赛伯乐投资合伙人段明、爱奇艺四川站总经理陈俊君、言几又创始人但捷等。

     除了以上优势,WorKING还引入公益性的基金,如四川省共青团成立的青年创业促进基金——SYE的公益基金,专门为青年创业者提供3年期无利息、无抵押、无担保的公益贷款。目前WorKING作为SYE的授权点已经为平台多家团队对接了SYE基金,帮助创业团队解决资金问题。此外,从去年9月份成立至今,WorKING共举办过80多场活动,每月平均8场。“这都为创业者提供丰富交流的平台和机会。”但虹坦言。

   无可比拟的资源和条件自然备受众多创业团队的青睐。据统计,目前WorKING已入驻公司和团队28家,孵化公司17家。

   

发展文创产业   成都优势得天独厚

  “文创产业是基于传统文化为底部基础,运用新的技术手段,加入创意的元素,形成了一个全新的产业。文创产业能够给传统产业增加附加值,拉动产业增长,最终提高全民的文化素质的修养。”毕业于新加坡管理发展学院MBA的但虹对文创产业的定位有着自己见解。

   “传统文化、新兴技术、创意……通过这些关键词,都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成都的基础非常好。”作为地地道道成都人,但虹对故乡格外偏爱。她认为虽然成都处于中国西部地区,但在发展文创产业方面,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在但虹看来,成都近年来经济发展迅速,城市首位度特质明显,城市辐射范围广,辐射西南乃至整个西部地区,巨大的居民消费需求和无限宽容的城市包容度,为成都文创产业提供了巨大发展空间;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文化底蕴深厚,为文创产业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房租、人员工资等成本低……这些都为成都发展文创产业奠定了坚实基础。

   “今年5月,《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正式发布,并不出人意料。真正令人激动和振奋的是它对成都的定位——以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为目标,提升成都核心功能,包括增强成都西部地区重要的经济中心、科技中心、文创中心、对外交往中心和综合交通枢纽功能等。”但虹略显激动的说:“文创首次和经济、科技、交通并驾齐驱,成都的潜力无限啊。”

   得天独厚的地域优势搭配WorKING实力雄厚的资源储备,让但虹对未来充满希望。“把WorKING打造成西部地区最大的文创产业园。”围绕这样的理想,2016年,WorKING举办了创业天府·创智青羊西南首届创业沙拉,全国各地超过200名创业者共同参与的52小时创业比赛,诞生了16个优秀项目,超过30余位导师参与活动,引发全国40余家媒体关注报道。WorKING还组织举办了西南首届阿卡贝拉联合音乐会,音乐会邀请到上海、厦门、重庆、贵阳等全国各地的5个知名阿卡贝拉乐团,现场吸引上千名观众,引起不小的轰动。此外,WorKING未来将与“二更”、中国电影衍生品产业联盟以及歌华集团等国内众多知名企业合作,共同来打造西部最大最专业的文创产业园区。

     加强宏观调控   “杭州模式”可借鉴

     融资难是制约企业做大、产业做强的瓶颈问题。文创企业更是因为“人脑+电脑”的特点,难以获得资本的支持。对此,但虹非常推崇杭州的做法。

2013年10月,杭州银行文创支行正式成立,是国内首家文创金融专营机构,针对影视传媒、动漫游戏、艺术品等领域,创新推出符合各子行业融资需求的金融产品。目前已有超过550家文创企业从这里取得贷款超过33.32亿元用于企业发展。同时,杭州市还推动成立了浙江省建行文创专营支行,使得杭州成为全国首个建有两家文创金融专营机构的城市。“无论是建立文创银行、创新金融产品,还是提供担保贷款,为文创企业做好金融服务,杭州一直处于全国前列。”但虹的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顺应发展趋势,积极扶持、培育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是杭州推进经济转型升级和提升人民生活品质的重要内容。杭州市政府为此陆续出台一系列政策,给予文创产业发展大力扶持和引导。 2007年杭州市委、市政府提出了打造全国文化创意产业中心的战略目标;2008年杭州市提出构建“3+1”现代产业体系,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把文创产业发展提升到战略意义层面;2009年出台《杭州市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规划(2009—2015年)》;2012年出台《杭州市“十二五”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规划》。此外,为加强对文创产业的组织领导,杭州市创新制度,专门在市、各区县(市)委宣传部下设相当于当地正局级的全额事业单位“文化创意产业办公室”,统筹推进文创产业发展,有效地解决了“有人办事”的问题。为解决“有钱办事”问题,自2008年起,杭州市本级财政共投入了18.6亿元,以公开申报的形式,对全市约3100个文创项目进行了扶持,带动社会投资超过600亿元。

这些在但虹看来,都值得成都借鉴。

    文化创意产业关键在于“文化创意”,有了人才的“头脑风暴”,才可以为产业提供智力支持。近些年,我国文化创意产业进入发展黄金期,然而,伴随自身的高速发展,文化创意产业自身也遭遇了前进的瓶颈——人才短缺。“成都在这方面问题尤其突出,成都人才辈出,但却留不住人,优秀人才纷纷外流。”但虹坦言,杭州在人才建设方面也是下了狠功夫的。为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杭州自2008年起,先后出台了《关于加快文化创意产业人才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青年文艺家发现计划》等文件,市财政每年安排4500万元专项资金,从人才的“选拔、引进、培养、使用和服务”等五个环节入手,不断壮大创意人才队伍。

去年1月,杭州还出台了极具吸引力的“人才新政27条”——《杭州市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人才及团队引进培养工作的若干意见》,从加大人才和团队引进培养力度、完善人才创业扶持政策、优化人才生活服务保障、切实加强组织领导等五个方面,用优惠、实在的政策,吸引人才在杭州留下。

   “要促进文创产业发展,政策扶持要创新、发展规划要创新、金融支持要创新、产业融合要创新,要把人才放到成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重要位置,立足长远,为我所用。这是‘杭州模式’的经验,更是对成都的一种启迪。无论是历史文化地位以及经济发展潜力,成都都是无可挑剔的。”但虹对成都未来的文创产业发展充满希望。

上一条 以品质获利—— 小产业能带来大效益(2017-1-12)
下一条 这样的“首秀”不妨多点(2016-11-30)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