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门户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业务工作 > 文化艺术 > 艺术名家
 
宋广福:用挂历收藏时代的形象
发布日期: 2016-12-13  发布机构:成都文广新宣传处  浏览次数:4374次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关闭

    俗话说,乱世买黄金,盛世藏古董。一说到收藏,人们通常想到的是那些玉器珍宝、古玩字画,但你有听说过专门收藏挂历的吗?在成都龙泉驿区洛带古镇的广东会馆内,就有这样一个挂历展厅,别开生面的挂历展每日都会吸引上千游客驻足观看,这里的展品全部来自挂历收藏家——宋广福。从久远的月份牌,到武侠、明星挂历;从最长3米的挂历,到小如火柴盒的挂历……几十年来,宋广福傾百万家产,履大江南北,广收博取,如痴如醉,被誉为“中国挂历收藏第一人”。

    一次助兴展意外被留下

走进洛带古镇的广东会馆内,人群里,宋广福正在为参观者讲解外国挂历的故事。“这是从我收藏的两万多幅挂历中精选出来的,共分110个专题。”宋广福一边忙着整理挂历,一边介绍。

2014年12月22日,洛带镇五凤楼广场举办第二届中华武侠文化节洛带分会场活动,国内武林人物齐聚于此,少林、武当、青城等8大门派高手轮番上台献艺,他也应邀带着他的挂历从河南来到成都为活动助兴。“我租了一辆车,一路由我和妻子亲自押运,带来了30个大行李箱,1200本精品挂历。”宋广福回忆,这1200本由他亲自挑选的挂历,其中包含民国时期的月份牌、面积达6平方米的最大挂历和有祖国风光、名家书画内容的挂历等。当然,为了助兴武侠文化节,武侠主题的挂历自然也少不了。

“原本我是准备活动一结束就回去的,结果这展览却一直办到了今天。”让宋广福没想到的是,活动虽然结束了,但他的挂历展却受到了游客的疯狂追捧,每天上门的参观者络绎不绝。眼看着自己的冷门收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和喜爱,宋广福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留在洛带发展。于是,在洛带当地政府的积极协调下,宋广福的挂历展搬进了广东会馆。

   “有了陈列室,我就想把更多的藏品搬过来展出。”宋广福告诉我们,在他河南老家,存放着他30多年来收藏的2万多本挂历。他家楼上的四间房,全部被改成了挂历收藏室。能被展出的,只是一小部分,不能挂出来的,他就分门别类,10本挂历放一个塑料袋,装在木箱里保存。由于木箱太沉,不方便携带,他便很少将这些挂历带出去展览。

后来有了洛带古镇为他提供的长期展出的场所,宋广福打算掏出河南老家的“老底儿”。于是以最初带来的1200本为基础,宋广福又带回1000余册挂历扩充展出种类。现在他的展厅内除纸质挂历外,还有木片、竹片、丝绸、锡箔、金箔质地的,古代钱币形状的,仿玉中国结样式的挂历,题材涉及人文历史、武侠文化、自然风情等等,林林总总,内容异常丰富。

“这其中价值最贵的,是我花了12000元买下的郑州一家饭店制作的特种挂历。”宋广福告诉我们,尽管广东会馆展出的挂历数量,仅是宋广福藏品的二十分之一,但均是精品。他还细心地在每个主题展览区内,设置了一块文字说明牌,简明扼要地概括挂历反映的内容。一位外国友人曾在参观过后为他的挂历题词:“挂历是我们认识中国、了解世界的一个美丽窗口。”

     如今,宋广福的挂历展在洛带古镇的广东会馆长期对外免费开放,偌大一个展厅,总能看到宋广福一个人忙前忙后地身影。除非家中有急事,宋广福几乎每天都会守在展厅内为游客讲解挂历背后的各种故事。参观中,一些人出于好奇总会用手去掀翻挂历,造成纸页凌乱。看到这些,宋广福难免会有些心疼,“冬天还好,夏天就麻烦,汗水多,手一摸,就会留下指痕……”尽管如此,宋广福还是愿意有更多的游客来参观欣赏。“我收藏挂历就是在收藏时代的形象,大家在欣赏挂历的同时,也看到了时代的变化,同时也能体会到我的坚持,在这一点上我没有怨言。”

来到成都,宋广福最惦记的,还是去送仙桥古玩市场,淘的宝贝没有别的,依然还是挂历。在收藏界,挂历价值不高,所以显得很冷门,一般就摆在旧书摊,少有人问津。但在宋广福眼里却都是“珍宝”,年代稍微久远一点的挂历,宋广福看到了都要买。“每当抚摸着这一箱箱挂历,就如同打开了尘封的记忆,看着它们一一挂上墙,展现岁月变迁之时,感觉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四十载艰辛收藏路

   谈起对收藏的缘起,宋广福说这与自己的生活有关,与曾经的战友有关。

宋广福是河南淮阳人。淮阳县城环绕着万亩碧波荡漾的龙湖,龙湖西南隅有一个小岛,叫“弦歌台”。据说2400多年前,孔子周游列国,“陈蔡断粮”的故事就发生于此,后人为纪念他“绝粮七日仍讲诵、弦歌不止”而建“弦歌台”。

“我家就住在‘弦歌台’”,宋广福说他自幼生活在乡下,兄弟姊妹多,别说书,就是一本连环画也没买过。这倒使幼年的他特别喜欢美术作品,一见到糖纸、烟盒这类的东西就会收集。宋广福上初中时开始收集邮票、旅游景点门券等。

    1975年他高中毕业前到同学家玩,一眼就看见同学家墙上挂着一本杂志大小的挂历,封面是红旗渠,还是彩色的。“当时我就和同学的妈妈约定,年底用过后就给我,那位阿姨也痛快地答应了。”宋广福说这应该就是他最早的挂历收藏。后来宋广福参军进入烟台海军,当文书,负责分发信件。战友家信多,他看到好的邮票就想收集,战友们知道他有这个爱好,于是都愿意把邮票给他。“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邮票,除了极少数没有,我这里基本是全的。”就这样,宋广福慢慢成为一个收藏家。

    1986年宋广福转业后,在淮阳县工商银行工作。那时挂历已经风靡全国,新年到来前,亲朋好友互赠挂历成为时尚,各地战友也经常给他寄来挂历。在他眼里,挂历不仅包含着战友的深情厚谊,还是别人都看不到的“宝贝”。除了收藏别人赠送的新挂历外,宋广福还采取“以旧换新”的办法去找老挂历,用自己买的新挂历,去跟别人交换,或者干脆掏钱把别人淘汰的老挂历买下来。

“到1990年,我收藏的挂历,还有钱币、邮票、门券、字画什么的,已有相当规模,在一次淮阳县举办的个人收藏展上,我的收藏量曾引起轰动,单是古钱币就接近一万枚。”宋广福说,虽然当时数量上已经达到一定规模,但是在收藏道路上真正的转折点却是受到了他的一位高中老师的启发。“老师在参观了我的收藏展后,说我的收藏种类太杂,需要相当多资金和精力,而且邮票、字画的收藏者太多了,挂历倒是没什么人收藏。建议我应该集中精力专收一项。”听到老师对收藏的看法,宋广福大受启发,先后把字画、钱币卖掉,邮票收藏由每年铁定的6套减为1套,把资金和精力全部倾注到了挂历收藏上。

“虽然收藏的东西变单一了,但是当你一旦要专攻它的时候,才发现,首要问题就是缺钱。”宋广福说,他当时只是个公职人员,收入不丰,靠工资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他就用晚上时间和妻子一起去帮别人剪塑料袋。“一个塑料袋两厘钱,一干就是大半宿,手都剪成了‘鸡爪疯’。”而每天凌晨四五点种还要骑自行车奔波二十里地,到亲戚的工地上拉砖挑土,然后赶在上班时间前回到银行上班,这样一天也能收入几十元。

拿着辛苦赚到的钱,宋广福走家串户的淘挂历,旧货市场、废品站都是他常去的地方。当地淘完了,他就到更远的地方去,甚至去北京、天津、上海的旧货市场淘。但为了省钱淘挂历,他出门乘火车,从来不坐卧铺,条件允许尽量在火车站过夜。“我用过的火车票、汽车票累积起来有两尺高。”宋广福说这都是搞收藏的毛病,什么都舍不得扔。现在他一个月不到北京、郑州旧货市场看看,心里就像猫抓一样,就怕有好挂历被别人买走。一次在潘家园他偶然见到了一本1968年的挂历,老板要价一万多,几番砍价,他以12000元买下。“搞收藏不能犹豫,老板说他还留有一本1952年的挂历,开价15000元。我心痒难耐,老惦记着,估计哪天还得去看看。”

    宋广福的挂历收藏除了中国挂历外,还有美国、澳大利亚、越南、朝鲜等几十个国家的挂历。1998年,经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考察后,因宋广福个人各类挂历收藏数量最多而被载入《世界吉尼斯纪录大全》,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中国挂历收藏第一人”。

    盼建博物馆给挂历安个家

   谈起挂历知识,几十年的收藏积累让宋广福有说不完的话题,一部中国挂历发展史他张口就来。

“我国挂历(月历)诞生于20世纪40年代。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彩色印刷技术发展,挂历也得到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人民出版社等新闻出版单位大都把‘挂历’当成一种对外宣传品,文字是中英文,有的全是外文,画面内容有建设成就摄影、古代山水画和电影剧照等,对外赠送,对内很少发行,当时对内发行的是年画。比如,1950年代初,挂历内容基本就是时政。”

宋广福说,1955年后,挂历的画面开始出现山水风光、花卉绘画等。他收藏的1958年《恭贺新禧》,封面有“北京美术印制厂赠,中国电影发行公司”字样,这无疑成为后来“广告挂历”的前身。另有1958年《恭贺新年》,内容为地质地貌风光,由地质出版社和测绘出版社共同出版。1959年挂历封面是《万朵花开迎春来》,标明“安徽画报社、安徽文学社、安徽诗歌社敬赠”字样,可见那个时代,赠送挂历已是时尚。1962年、1966年、1967年的挂历还有儿童游戏、民间剪纸等内容。1970年代后又逐渐出现了“样板戏”剧照、少年儿童学习生活、美术绘画,到1980年,明星演员开始出现在挂历上……

“这就是挂历的魅力,一本挂历还原一段历史,述说那个年代的故事。”宋广福沉浸在一幅幅挂历背后的故事,手舞足蹈的讲述着。

从事挂历收藏多年,宋广福也曾经尝试自己设计制作挂历。“那时经常会有人找我定制挂历,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就去翻翻自己手上的老古董,总是会得到一些灵感。”2000年,宋广福花大价钱请来知名摄影家,去城市的各大景点拍照片。照片就用来做“城市风光”内容的挂历。这些挂历做出来后,很快就在城里热销,当年几乎家家都挂上了这一本,宋广福因此赚了十几万。

“我的最大愿望就是建个博物馆,给这些挂历安个家。” 宋广福透露,曾经有人愿意出几百万元购买他全部的挂历,但早已视挂历为生命的宋广福,一次次拒绝了。“虽然现在挂历已经慢慢淡出我们的生活,但我现在的生意收入还是能维持我办展和继续收藏下去。”

在宋广福看来,成都是座文化氛围浓厚的城市,民办博物馆数量位居全国城市第一,“博物馆之城”名副其实。如果能在这里建一座挂历博物馆,让更多的人通过挂历了解中国社会发展的进程,便是收藏这些挂历的意义所在。“成都的文化氛围和相关政策都非常适合开办民办博物馆,挂历存在的真正意义在这里能更为广泛地向外传达,我这一辈子心血如果埋没了,就太可惜了。”

之前,宋广福也曾申请过将现在的挂历展厅开办为挂历博物馆,但由于广东会馆本身属于古建筑,为保护古建筑原貌,不能对其进行扩建、改造和装修,申请并没有成功。不过宋广福并没因此放弃,目前他正与当地政府积极接触,争取建挂历博物馆的申请能早日批复。

“挂历在哪里,家就在哪里。”让挂历博物馆早日加入“博物馆之城”的行列,宋广福正在为之努力。

上一条 省政协委员陈巧茹建议:为川剧名人建档 运用新媒体助力川剧传承 (2017-1-18)
下一条 著名油画家万启仁驾鹤西去(2016-10-28)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