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门户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资讯动态 > 新闻资讯
 
华裔设计师积极拓展蜀锦蜀绣国际市场
发布日期: 2017-5-22  信息来源:成都日报  发布机构:成都文广新宣传处  浏览次数:816次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关闭

   作为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加快服务贸易创新发展的主要措施之一——创新文化服务海外推广模式,正吸引着越来越多文旅企业的目光。日前《国务院关于印发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的通知》中明确提出,要支持发展以传统手工技艺、武术、戏曲、民族音乐和舞蹈等为代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旅游、会展、品牌授权相结合的开发模式,鼓励广播影视、新闻出版等企业以项目合作方式进入国际市场,试点国外巡演的商业化运作。

千年蜀锦,该如何对接历史与时尚?这是成都蜀锦织绣博物馆设计总监、加拿大籍华人设计师杜予立及同伴们每天都要面对和思考的问题。传统的蜀锦伴随成都的不断开放,正融入国际化理念和元素,通过吸引设计人才、对外建立营销网络、联合经营等方式积极拓展国际市场。

寻找传统极致工艺与大众生活的连接点

   从成都蜀锦厂改制为成都蜀锦织绣有限责任公司(成都蜀锦织绣博物馆),杜予立不仅见证着公司的发展,也目睹着蜀锦蜀绣的起伏。毕业于北美顶尖艺术院校新斯科舍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杜予立,主修设计和艺术。毕业后在拉夫劳伦做过服装设计师,在英超做过赛事推广,为宜家、微软、英国航空做过广告设计。如今,他漂洋过海回到成都,拾起这门成都传统工艺,身份却不只是设计师——他更希望通过自己在海外的学习和工作经验,借助成都对外开放的浪潮,将蜀锦蜀绣推广为成都的品牌、四川的品牌、中国的品牌。

   然而,四年前回国探亲的杜予立来到蜀锦织绣博物馆看到的却是他出国前博物馆就在卖的产品,依然占据着大部分柜台。蜀锦与南京的云锦、苏州的宋锦、广西的壮锦并称为“中国四大名锦”。其中,蜀锦因其历史最为悠久和工艺极为独特,更有“四大名锦之首”的美誉,而蜀锦商品却常常乏人问津。“那时我们有上千种的产品,但真正受到市场认可的可能只有不到10%的产品。”说起当年的情景,杜予立仍是记忆犹新,“回到加拿大后我就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写了一份长达一万字的产品重塑计划给博物馆的负责人。”

   在他看来,不少产品还停留在过去的礼品阶段,年轻人在惊叹蜀锦的精美绝伦之后,对蜀锦产品还是没感觉。“因为蜀锦跟现代生活是脱节的,它是一门极致工艺。”杜予立向记者介绍,织锦需要两人同台操作、默契配合。上面挽花一次,下面就投梭一次。挽花是控制图案,投梭是控制颜色。一经一纬循环往复,编程设计的图案最终变成一幅幅蜀锦。因为工艺复杂,通常1厘米的蜀锦需要耗费136根-140根纬线,两个熟练工人1天下来也只能织7厘米-8厘米。

   “这就需要寻找多个连接点,拉近蜀锦与大众生活的距离。”杜予立分析道,“如果我们通过现代化的设计、用料,通过产品做连接,让现代人像古人一样用它,蜀锦蜀绣这门工艺就活起来了。因此我现在对蜀锦的品牌定位就是:艺术类的个人生活方式品牌。消费者定位选择40岁以上、80-90后中有品位的消费者。”

引入北美设计师团队倒逼产品线升级

   早在三年前,杜予立就开始谋划引入西方设计师。改变的第一步就是产品线的调整。在精简原有产品种类的同时,杜予立还带领着十位加拿大独立艺术家进行大量设计创作,开发了新的产品线“SHU ART”系列。产品的设计融合了中西方文化,结合传统蜀锦制作技艺手法,绘出了东方人物的古典神态。“四川自贸试验区的成立为蜀锦蜀绣走出国门发展创造了难得的机遇,我们要借助这一平台做增量、做影响力。目前我们已经筹备在加拿大开分公司的各项事宜。”

同样是公众喜欢的熊猫图案,蜀江锦院在设计制作时不但保留了国画、工笔画版本,还开发出容易引起年轻人共鸣的插画、印象派手法来做纹样。而在材质上也不再局限于传统的织锦和刺绣,大胆地将蜀锦蜀绣和金属、陶瓷、皮革、羊毛羊绒,甚至是泡沫等材质相结合。

   而在内容上,“SHU ART”系列也尝试着将成都和北美两地进行融合。“一条简单的丝巾或许无法讲述唐人街应该是什么样子,但它却是北美设计师们对遥远东方的一种向往。”杜予立向记者说道,一个成都品牌因为传统的蜀锦蜀绣技艺与万里之外的思维碰撞出火花,并在那里找到了文化溯源和民族认同,这可能是对时空概念更好的表达。

   在与西方文化碰撞的同时,北美设计师的作品还倒逼着产品生产线的转型升级。为了让产品达到设计者的要求,他们不得不对上游的供应商进行筛选。说着他向记者展示了新产品线里询问度很高的燕萃宝蓝耳坠,银质的飞燕下坠着一个三角形的蜀绣绣片。为了能让绣片完美地嵌进三角形的银框里,他几乎跑遍了全国,两个月内试了近十家供应商才解决这个问题。

   “这个耳坠1580元一对。虽然只有两三厘米的绣片,因为是纯手工织造,两个绣娘一周也只能织出十厘米。经过繁复工艺手工织出的蜀锦,从不同角度欣赏,光线会折射出不同的色彩,图案具有特殊的浅浮雕式的立体效果。另外,燕子的材料也是从意大利进口的纯银。”杜予立解释着产品的价值所在。同时,为了让大多数的游客可以负担,杜予立还开发了更为经济的文创产品线:一条丝巾699元,一个手机壳50元,更有接地气的iPad套、鼠标垫、化妆镜、领带、纸巾盒等。

从产品输出到文化输出

   除了输出产品,杜予立还提出了更高端的“出走”方式:“产品输出是一条腿走路,伴随着自贸试验区在文化产业上的开放政策,让走出去的形式提升到文化输出。”为此,他邀请两位具有世界性影响力的艺术家联合刺绣大师彭世平、织锦大师贺斌打造两幅15米长、1.8米宽的蜀锦蜀绣作品,并将其命名为“锦绣大作”项目。

   为何引进西方设计师做东方文化?这在杜予立看来是这样,一直以来,因为没有一种文化能在静止、保守的环境中演进,它必须和时代、世界发生关系,在这个过程中完成自我进化。“最早的蜀锦纹样源于战国时期,但你去博物馆看,你不能相信那是近3000年前的图形。因为它太简约了,以至于3000年后的我们觉得它根本就是现代的。到了唐代,蜀锦纹样中又大量出现了圣诞树、骆驼等来自西域的图形符号。现在的锦绣,不过是处于21世纪的进化过程中,我们也不过是幸运地拥有了这个时代丰富、便捷地交流合作途径。所以,谁来创作并不成问题,相信市场会给出答案。”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项目更大的意义还在于文化推广。“我们请来了苹果的插画师Victo Ngai重塑传统战国蜀锦纹样:舞人动物。这一过程看似是引进海外的设计师,我相信Victo在设计中也会潜移默化地受到传统蜀锦文化的影响。”杜予立分析道,文化输出不仅仅是一眼看得到的产品输出,更应该是一种交流。当这样做的成都企业多了,由点及面,就可以形成大规模的,成产业的,有经济效应的输出。

据了解,两幅作品在成都首发后,还会在全球巡回展览。“不仅仅是展览这两幅作品,这两幅作品相当于是一个代表,其实是整个蜀锦蜀绣的一个文化推广,甚至是成都的城市推广。”杜予立告诉记者,每一站会专门以这两幅作品为一个主题做展览,同时围绕着这两幅作品的其他产品,或者是锦绣的作品,以及文化推广的展览展示。

上一条 第六届非遗节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2017-5-23)
下一条 武侯祠、杜甫草堂、永陵等博物馆昨日免费开放 超15万人涌进成都各大博物馆(2017-5-19)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