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门户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业务工作 > 文化艺术 > 艺术名家
 
陈巧茹:川剧值得用一生去爱
发布日期: 2006-4-21 15:49:39  发布机构:系统管理员  浏览次数:4432次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关闭

陈巧茹:川剧值得用一生去爱

    国家一级演员
    1992年 第九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1999年 第六届中国戏剧优秀表演奖
    2003年 第十四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
   
    ■成长之路
    “这出戏既是我川剧生命新梦想和起点,也是我感谢恩师和良友的一个机会。”2004年3月15日,春雨霏霏,陈巧茹艺术专场《青春涅磐》在蜀都剧场正式开排。“我要运用新的理念演一场传统川戏,舞台上不但有川剧的独特元素,还会加上一些现代高科技的成分。”陈巧茹当时曾对记者述说她的梦想。
    4月21日晚,最后一次由全体演职人员参加的彩排。走出锦江剧场,川剧那特有的绝妙高腔还余音缭绕,似乎飘满了整个城市的上空。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出生于川剧世家,走上川剧之路,是父母的意愿,还是您自己的选择?
    陈巧茹(以下简称“陈”):我从小在(叙永县)川剧团长大,环境肯定对我有很大的影响,而自己对川剧也非常喜爱,可以说对于舞蹈和文艺,我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
    记:之后为什么会想到离开家乡到成都?
    陈:到成都是我一生最大的转折。1980年在我13岁时,随遂永川剧团娃娃班到成都演出,那是我第一次到成都,给我留下来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当时我就暗下决心,今后一定要到成都。83年我参加宜宾地区川剧会演,拿了一等奖,更坚定了我的想法,于是我只身一人来到了成都。当时真是无亲无故、身无分文。
    记:回忆刚到成都的情景,还记得当时为自己定下了目标吗?
    陈:到成都后,我有幸拜张光茹为师。当时他跟我“约法三章”,规定我20岁以前不许谈恋爱、每晚必须几点之前回家,总之非常严格。第二年,成都市川剧院排谭愫老师的新编大戏《武则天》,需要一名小演员,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我抓住了机会。1987年,参加了《四川好人》的演出,那是我艺术上一次飞跃,是第一次真正地在舞台上创造人物、塑造角色,到现在对我仍有很大的帮助。
    说实话,从学徒到临时工、正式职工,过程的艰辛难以述说。但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倔强和不服输,认定的事情决不回头,因此我坚持下来了。
    记:您成名很早,25岁就获得了“梅花奖”,似乎是一帆风顺……
    陈:在旁人看来我夺得“梅花奖”似乎很轻松,但背后付出的汗水不是所有的人知道。而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大概有六、七年,我陷入了人生的低谷。在经济大潮席卷全国的大环境下,自己很彷徨、茫然,也很浮躁,现在想起来有些不堪回首。那时我还错过了《死水微澜》的演出,对我而言至今都是最大的遗憾。一直到96、97年,我终于开始思索自己今后要何去何从,才真正发现川剧是我真正割舍不下的,值得用一生去爱、去付出。
    记:回顾自己的川剧人生,最难忘的演出是什么?
    陈:除了87年演出《四川好人》,还有就是91年在香港演出《白蛇传》,是我第一次走出内地演出,很激动,当时真是一票难求。2002年在上海演出《好女人?坏女人》也让我印象深刻,那里的艺术氛围非常好,而那次我也获得了“白玉兰”奖。
   
    ■走上领导岗位
    2004年初,成都市川剧院面临了很大困境:机制老化、观念陈旧、经费紧缺,剧院领导换届、改革刚刚推行,步履艰难、7名骨干演员集体辞职引发“地震”……在非常时期,陈巧茹毅然选择了留下。同年6月,她被破格任命为剧院副院长。
    对陈巧茹走上领导岗位,记者在采访著名剧作家徐棻老师时,她表示了明确的支持:“沈铁梅可以任(重庆市川剧院)院长、陈智林可以任(四川省川剧院)院长,为什么陈巧茹就不能担任领导职务?如果是担心行政工作影响了她的业务,那其实(在担任领导职务)之前5、6年,她基本上也没演什么戏。在领导岗位上,通过这两年的锻炼,最近排新戏的时候,我在旁边观察,发现她已经进入了角色,凡事都站在川剧院的高度、而不仅是从一个演员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现在她既劳力又劳心,比以前憔悴了,说实话我很心疼,上面、下面(的同志)都应该给她更多的支持。”
   
    记:当时担任副院长,有思想准备吗?
    陈:完全没有想到。
    记:您是从一个普通演员直接提拨为副院长,这在川院剧的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陈:自己的第一反应是“我行不行哦?”(通过)这件事情也说明了,只要你真心做事,就会得到大家认可。其实,我觉得自己还做得很少、很不够,大家的信任对我而言非常宝贵。
    记:两年过去了,您对自己在领导岗位上的表现做何评价?
    陈:我想应该有70分到80分嘛(笑)。应该说这两年我们的剧目多了、演出多了,年轻演员也逐渐顶了上来。新班子成立后,建立了以“事业感召人、文化凝聚人、工作培养人、机制激励人、纪律规范人、绩效考核人”的管理理念。广泛开展以“形势、目标、任务、责任”为主题的教育活动,再三强调市川剧院“爱院敬业,遵纪守法”的剧院精神。这几年川剧院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员工的主动性、积极性得以增强。川剧院步入了健康、和谐、持续发展的轨道,且在川剧院发展的同时惠及了每一位员工。
    记:采访了很多人都说这两年陈巧茹有不少的变化,您认为自己最大的变化在哪里?
    陈:以前主要是考虑自己的前途,而现在更多地是考虑剧院的发展以及剧院承担的社会责任。川剧现在是弱势行业,成都市川剧院也面临巨大的竞争,剧院的发展,离不开演员,也离不开剧目。如果剧目选得好,甚至可以带动剧院几年的发展,所以我明白自己责任和压力。
    记:行政管理工作必须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您是如何看待和处理业务工作与行政工作之间的矛盾?
    陈:院领导班子集体都在思考剧院的生存与发展,共同把剧院的管理引上正轨,同时除院长、蔡副院长、李副书记、孙副院长他们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作为一名副院长主要做好“三多”,即多干事、多沟通、多学习。
   
    ■对话川剧
    2006年3月27日。根据美国著名剧作家尤金?奥尼尔话剧《榆树下的欲望》重新改编的川剧《欲海狂潮》正在紧张排练中,陈巧茹出演女主角蒲兰。在那简陋的剧院排练场里,记者把镜头对准了剧组:如果你没有经历过一场戏的整个排演过程,不会想到那是多么艰难和寂寞,因为演员们在舞台上顾盼生辉的艺术形象把这一切都掩盖了,而观众,他们记住的也只是那些被塑造得栩栩如生有血有肉的艺术形象。在镜头中,找不到现实生活中一丝半点的喧嚣与浮躁,有的只是艺术家们忘我的创作和发展川剧事业的执着与追求。
   
    记:从起源看,川剧属于民间艺术,是四川俗文化的代表,始于田间地头、兴于酒肆茶馆,之后才登大雅之堂,到现在已成为舞台艺术。今天有人提出,要振兴川剧,就要回归川剧的传统,要让川剧重新回到大众中间、重新走进茶馆、走向农村,这样川剧才能重新焕发生命力。对此您如何看待?
    陈:让川剧走近老百姓、尤其是为农民兄弟演出,这我很赞成,事实上这是今年我们的一项重点工作,目前正在开展。但走进茶馆、走进农村,决不意味着应该降低或放弃对艺术的追求和提高。川剧经过几百年的发展,集乐、舞、杂、演于一身,并汲取了很多艺术门类的精华,在此基础上我们应继续发扬其艺术特色,努力让川剧永远立足于世界艺术之林。
    记:两年前,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川剧要进行声腔改革。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您还想在川剧艺术形式上做哪些创新的尝试?
    陈:川剧的包容性很强,这一点有利于创新。事实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川剧在全国戏曲界就可以说是走在了前面。川剧实在是太丰富了,人家在很多地方都在向我们学习,我们没有理由抛弃自己的传统。我认为目前更重要的是在继承好传统基础上进行创新,并将川剧的传统艺术发展到淋漓尽致。在这一点上,不能浮躁。
    记: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外地人,以为川剧就是变脸、吐火,您认为这对川剧的发展是好是坏?
    陈:我认为这是好事,事实上很多人就是通过(变脸、吐火)认识了川剧。川剧博大精深,我们还可以挖掘更多的类似变脸、吐火那种通俗易懂、对现代观众冲击力较强的东西。有人说彭登怀(宣传变脸)是炒作,但只要是有利于这个剧种、有利于事业的发展,这样的炒作有何不可?我倒觉得,我们应少当评论员、多当运动员,多一些鼓励、包容。
    记:川剧面临的困境,应该说原因是多方面的。从艺人的角度讲,您觉得川剧演员自身应如何提高与发展,才能适应今天的形势?
    陈:主要是要提高文化程度。演

上一条 邹忠新:荣获中国曲艺牡丹奖终生成就奖(2006-10-17 9:20:20)
下一条 没有上一条信息了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