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门户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业务工作 > 文化艺术 > 艺术名家
 
成都“面人熊”:用面团捏就百态人生
发布日期: 2016-3-3  发布机构:成都文广新宣传处  浏览次数:9920次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关闭
    面塑是中国特有的一门民间艺术,据考证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它源自普通人的生活,是从面食演变而成的工艺品。面塑艺人挑担背箱,走街串巷,以谋生计。因未登大雅之堂,其传承谱系几被湮没,而历代的面塑圣手之名亦难见于纸端。
成都的面塑技艺,俗称“面人”或“面娃娃”。尚可追溯之谱系,上至民国年间的著名艺人“风花雪”。“风花雪”本姓李,当年以“蓉城李记风花雪”的招牌摆摊从艺。“风花雪”嫡传弟子为谢德芳。1973年,谢德芳收8岁的熊家全为徒。六年前,熊家全收13岁的秋枫为弟子。“成都面人”单脉相传,迄今四代。
    目前,“成都面塑”已列入四川省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熊家全作为成都著名面塑艺人“风花雪”唯一的再传弟子,自1973年开始跟随“风花雪”弟子谢德芳先生学艺以来,从事面塑技艺至今已有四十余年,有“成都面人熊”“熊鹦鹉”之雅号。

家传手艺单脉相传
    熊家全生于成都,长于成都,其师傅谢德芳同时也是家里人,是他的姐夫。谢德芳的徒弟虽说有七八个,但有的过世了,有的改行了,真正坚持下来的只有熊家全一个。熊家全小谢德芳很多岁,从记事之日起,就有看着姐夫捏面人的记忆。家庭环境的熏陶,培养了他最初的兴趣,这让他跟其他的孩子有些不一样。五六岁的时候,其他小男孩热衷于“嘣嘣枪”“萝卜枪”等游戏,熊家全则喜欢自己动手捏面人玩。七八岁的时候,还在读小学的熊家全用面捏的小猫小狗,已经可以在集市上卖钱了,三分一个,五分两个,给自己挣点零花钱。
    1980年,熊家全初中毕业,考中专失败。复读一年,再考再失败,开始了一边种田一边捏面人的生活。时值改革开放,熊家全捏的面人可以摆在集市上公开出售了。
    和大多数手艺人一样,熊家全当时摆摊的“根据地”就在成都的各大公园。青羊宫的灯会、文化公园的花会以及人民公园的菊展是不能错过的,除此之外,熊家全就在每周三以及赶集日穿梭于各个公园。“那时不像现在周末双休,只有周三是休息日,所以每到周三和赶集日,我就准备一坨面出去摆摊,一天收入两三元钱,除去清洁费,再吃完面条,便所剩无几。”说起当年的摆摊经历,熊家全感叹道:“其实当时非常清楚要靠这门手艺赚钱是不可能的,但是没办法,我只会这个。”不管是在家种地卖菜,还是后来为了改善经济条件承包了茶铺,熊家全依旧不间断地去摆摊卖面人。坚持了几十年,风里来雨里去,常常要走十几里的路,大冬天耳朵被冷风吹得长满冻疮,卖不到钱的时候也是常有的,但熊家全清楚明白,这就是民间艺人的艰辛。
    文化公园最初收摊位费的时候,熊家全曾经做出过一个“大胆”的决定。全身只有200元的他一狠心,花了150元缴纳了文化公园半年的“入园费”,剩下50元拿去买了面塑的原材料,分文不剩。本已下了“大干一场”的决心,熊家全却在第一天就大受打击——一天才卖出去两元钱,只能买点吃的填肚子,到最后连坐车的钱都没有,只能走路回家。由于当时是农忙时节,还要帮家里种地种菜,加上第一天的受挫,后来也没去几次,200块几乎打了水漂。当时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的熊家全虽然心痛不已,但他对自己的一时冲动早已释怀:“谁都有过为梦想冲动的时候,面塑就是我的梦想,哪怕是最艰难的时候,我也没有想过要放弃。”
    转折发生在1985年。时任法国驻中国大使馆文化参赞,想了解一下中国的民间工艺,在成都的任务下达到了当时的西城区文化局。由区文化局组织的展示活动就举办在大慈寺,熊家全在大慈寺为法国文化使者做了专场的面人制作表演,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反响。在熊家全的记忆里,从那年夏天开始,《成都晚报》等新闻媒体上才开始出现“民间艺术”的提法。“以前饭都没吃饱,哪里谈得上艺术?”熊家全回忆道,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开始不断出席类似活动,并开始为人们所熟知,直到2005年,熊家全被赠予“成都面人熊”的雅号。
    熊家全的徒弟秋枫是谢德芳的孙子,谢德芳年事已高,教授秋枫的重任自然就落到了熊家全的身上。成都面塑这门手艺从民国“风花雪”到秋枫虽说四代单脉相传,但终归有了继承者。秋枫也算出生在“面塑世家”,从小就对面塑有着浓厚的兴趣,跟着熊家全学了六七年,现在已经完全能单独操作了。秋枫的爸爸,也就是谢德芳的儿子,始终没能把面塑这门手艺学会,秋枫做完三个面人,他爸爸却一个都还没能完成。“说起来,面塑这件事还真不是人人都能做的,除了爱好,还要靠天分。”熊家全说道,。

小面人里有大文化
    随着政府对民间艺术的扶持政策越来越好,有很多人只看到表面的光鲜,纷纷“半路出家”来学面塑也想挣口饭吃,但来得快也散得快。“没有那种从小培养的文化底蕴,就不能对自己的作品有深入了解。只是为了赚钱做这个,那么他做出来的东西是没有灵魂、没有文化内涵的。”在熊家全看来,小小面人里含有大文化,民间艺人的修为也是从小一点一滴培养的。
   “就制作工艺而言,用于捏面人用的面团需要充分考虑其在可塑性、防腐性等方面的要求。”熊家全介绍,在制作面人时,首先要精选上等面粉,按一定比例加入糯米粉、色素、盐、蜂蜜、热水等,不断搅拌均匀后揉制成团。然后将制好的生面团上锅蒸煮直至变熟后捞起,趁面团温度未完全冷却将其反复揉搓,使其颜色均匀,达到一定的柔韧度。塑形的技巧包括了用手捏、搓、揉、掀,用小竹刀灵巧地点、切、刻、划等。面人的制作工具有十余种,但都随手可得,如剪刀、木梳、滚签、润滑油等。
    面人做成后会收缩,如果三五天后没有出现裂缝、干瘪,那么这个面人就能保存若干年形态不变。而面团是有保质期的,有些面保质期过了觉得扔了可惜,熊家全会就着过期的面做些作品,结果竟然创造了不少奇迹。熊家全拿出一个珍藏的罗汉头部面塑介绍道:“比如这个作品,05年做成,到现在为止十年了,我也只能做这么一件了。当时就是用的快被我扔掉的面,一开始做了全身,可是肚子瘪下去了,我舍不得丢,等我照着这个样子想要再做出一件来,却越做越吓人,完全找不到灵感。”熊家全对这个只剩头部的面人异常珍惜,多年来自己的许多珍藏都送了卖了,却一直舍不得这个罗汉面人。
    谈及对人物形象的塑造,熊家全说:“凡是塑有骨骼的物件,不要说塑人,就是捏个猫猫狗狗,或者是捏条鱼,都需要真功夫。”虽然没有受过正规的美术教育,但民间艺人在长期的实践中,也摸索出了关于形体的规律。“站七盘三坐五”,便是面塑业的一句行话。熊家全解释说,站着的人得有七个人头的高度,如果塑的是个驼背,也得有六个头高。
    熊家全说,制作一个优质的面人,不仅要懂得制作方法,还要赋予面人“活起来”的文明内涵。“捏面人的技术再娴熟,面人外形做得再像,但不知道人物出处,说不出面人背后的文化内涵,那这些东西就称不上艺术品,师傅也充其量算个手艺人而已。”
   《三国演义》《水浒传》、川剧里的经典折子戏,都是面塑的题材来源。熊家全的历史知识,主要来自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经典连环画,如刘继卣画的《西厢记》和《三英战吕布》《凤仪亭》等《三国演义》系列。他上中小学时,在书摊看连环画,看到有特别喜欢的人物造型,甚至会用刀片悄悄划下来,带回家收藏。
    年纪稍长,熊家全酷爱上了川剧。他最喜欢正生泰斗贾培芝、著名川剧演员周企何、川剧丑角唐云峰等人唱演的经典折子戏,诸如《柜中缘》《三跑山》《打神告庙》《三堂会审》等。在电视上,熊家全看其对白;听录音盒带,则闭目体味其唱词唱腔。
    看连环画,听折子戏,这两个爱好为熊家全的面塑创作提供了诸多帮助。“比方说《西厢记》就有好多个名字,《拷红》是它,《张生听琴》是它,《红娘》也是它。”熊家全说,“顾客提到其中任何一个名字,你都要知道,才能做得出来。”他认为,对于中国历史的基本常识,民间艺人也应该有所了解。比如说塑三国人物中的关羽,就得对他的穿着打扮有所了解,得知道他是山西人而不是河南人。有了一定的文化修养,做出来的东西才有内涵,刻画出来的人物才有灵气,有生气,“如果你把关羽塑成了花脸,肯定就闹笑话了。”
    熊家全喜欢养鸟,而他手下的鸟儿面塑更是一绝,因而得名“熊鹦鹉”,“因为喜欢,才能了解,所以才会捏得那么好。”熊家全说道。

与时俱进才能经久不衰
    对熊家全来说,面塑技艺的传承是现在他心里最重要也是最关心的事。“如今,随着现代科技文明的不断更新进步,成都民间面塑因为工艺复杂,经济效益相对较低等因素逐渐萧条下来,目前潜心从事民间面塑的艺人越来越少了。”熊家全表示,这种现象也算正常,因为过去的艺人们走南闯北、风餐露宿,靠着这门手艺还能谋生,现在已经不太现实。而面塑想要受到广大群众喜爱,就得跟上时代的步伐,除了创作经典作品,更要与现代紧密结合,不断推陈出新。
    熊家全平时在家里除了养鸟,便是琢磨怎么创新面塑。经常会有人向他订做卡通面人,熊家全对卡通形象全然不了解,开始的时候,总觉得用面团做卡通形象会失了这门技艺本来的风格,但后来做得多了,受到很多人欢迎,熊家全自己竟也觉得卡通面塑可爱起来。“现在不一样了,我会主动去了解最近又出了什么新的卡通形象,与时俱进才能让技艺经久不衰嘛!”熊家全笑着说道。
    最近,熊家全接到了新的挑战——有人希望他能做一个动画片《冰雪奇缘》中的主人公“艾莎公主”面人。熊家全对着艾莎的图片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去了解了这位“公主”的性格特征,“现在仍在摸索阶段,和瓜果鱼虫不一样,这些东西现实生活中是没有的,我没有受过专业的美术教育,只能慢慢琢磨、研究。”熊家全说,在做成这个之前,至少得有十个失败的案例,而定型之后,要让我永远记住怎么去做,至少得做上五六十个之后了。做不成功的作品,他也决不拿到市面上去售卖。
    俗话说“艺高人胆大”,有了这门手艺,到了一定火候,想做的几乎都可以做出来。有人让他做风景,做沙盘,他都一一接招,并且做得活灵活现。但经验告诉他,也有面塑不能碰的东西,那便是机械模型类物件。“机械模型有很多菱角和几何图形,无论怎么用心,面团的质地和效果始终都不尽如人意。”熊家全说道。

遍地开花“成都面塑”获赞赏盼传承
    和面塑打交道的四十多年,熊家全与面塑有着不可分割的情感。如今他早已不再摆摊,而是作为成都民间手艺人的一张名片,将传统技艺的种子撒向全国各地,甚至撒出了国门。
    为了让面塑技艺在民间传承下去,熊家全加入了由成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办的“非遗进校园”活动。青羊区下属的小学熊家全基本都去过,据他介绍,至少有上万名孩子上过他的面塑课程。目前,每周三和周五下午,熊家全就带着自己的面团,分别前往成都市锦官驿小学和彩虹桥小学给孩子们上课。熊家全往往只给出一个主题,任孩子们自由发挥,虽然只能教一些最简单的手法,但是孩子们的想象力给面塑又注入了新的活力,也给熊家全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的生活带来浓浓暖意。学生的反映也都非常热烈,几乎每次上课都爆满,原本38个人一班的教室坐了50多个人,没有板凳,大家就站着。看着大家如此热爱面塑文化,熊家全开心之余,也明白自己的责任所在:“我不期盼在这些娃娃中能教出几个学生,只是希望孩子们能通过我的课享受到面塑这门民间技艺带去的快乐,从而主动地去了解这门技艺,让这门技艺不至于在几十年后没人记得,这就足够了。”
    除此之外,熊家全还曾在美洲花园小区旁的“美国学校”上课——那是一所主要为在四川地区的外籍儿童提供教育的学校。熊家全不会英语,就带上自己英语好的女儿给他当翻译,能让外国孩子从小耳濡目染中国传统文化,熊家全感到很自豪。
    而熊家全最骄傲的事,就是把成都的面塑技艺带出成都,带到外省甚至国外并获得赞赏。
2000年,大熊猫阳阳和伦伦赴亚特兰大,成为成都市向国外派送的第一对大熊猫。2006年9月6日,阳阳和伦伦在美国产下了小宝宝美兰。一年之后,美兰一岁生日之时,成都——亚特兰大国际大熊猫艺术节也在亚特兰大市开幕。熊家全作为成都民间艺人的代表之一,在亚特兰大表演了面塑技艺。这也是成都面塑第一次走出国门。
    2010年5月23日,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率四川参访团到台湾开展了为期六天的“天府四川宝岛行”活动。作为系列活动之一,成都面塑也在“四川·成都大庙会”上进行了展示,不少台湾民众慕名前来观赏。此次台湾之行,留给熊家全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兵的思乡之情。在庙会,听说熊家全等艺人来自四川成都,好些个六十多年前离川去台的老兵围在周围,用四川话摆起家乡的龙门阵来。等到庙会结束时,老兵们都含着眼泪前来相送。同年,熊家全还荣获“海骏达”蜀都1号杯蜀艺大擂台“面塑大王”称号。
    2015年春节前夕,文化部组织一批来自全国的民间艺人远赴非洲进行文化慰问演出,熊家全作为成都著名的面塑艺人应邀参加。而不久之后,熊家全又将带着他的面塑技艺前往英国,将中国传统民间艺术的种子撒向欧洲大地。
上一条 李清:用火的温度烧出水的质感(2016-3-3)
下一条 京剧川剧名家荟萃 名戏折戏尽展经典(2016-2-22 11:27:06)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