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门户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业务工作 > 文博考古 > 博物馆之城
 
八大悬疑探寻金沙文明
发布日期: 2006-8-29 9:29:06  发布机构:系统管理员  浏览次数:4265次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关闭

八大悬疑探寻金沙文明
文/何立

    北纬30度,地球的一根纬线,奇迹诞生的地方。
    这条纬线上,产生了人类最早最辉煌的上古文明——青铜文明,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都曾令世界为之倾倒。同处北纬30度的成都,该有着怎样的辉煌文明和千古之谜?
    1986年,距成都只有30多公里的三星堆,一夜之间为全世界考古界所瞩目,三星堆出土的那些令人叹为观止的绝世珍品,不但改写了成都文明的历史,而且改写了中国文化的历史,又给世人留下了许多新的谜团。
    奇迹远没有结束,距三星堆遗址发现不到15年,一支开发楼盘的建筑队,在成都市二环路和三环路之间用现代化的施工器具,撞开了金沙遗址文明的大门,这一声巨响再次震撼了世界。
    三星堆文化和金沙遗址的发现,不仅把巴蜀的古代文化史向前推进了近千年,还向我们描绘了一幅与公元前500多年前的古巴比伦、古埃及、古罗马同样繁荣昌盛的生动景观,而她的文化艺术成就,更是独树一帜。
    沿着这一条虚拟的曲线,我们会自然而然地留下很多疑问、困惑、惊奇甚至迷茫,是谁留下不灭的古人类文明遗迹?是谁雕刻出北纬30度说不清的风景?是谁播种下那些堪称鬼斧神工之世间奇异?
    面对如此诘问,“诗仙”李白也只能发出“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这样的感慨。
    今年是三星堆遗址祭祀坑考古发掘20年,也是金沙遗址考古发掘5年的日子,而在今年年底金沙遗址博物馆也将正式建成并向公众开放。
    神秘的金沙文化,带给人们众多的疑问。这些萦绕在人们心头的种种疑问,有的至今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本刊将与您一道,共同探寻金沙疑踪,走进神秘的金沙文明。
   
    悬疑一:3000年前的成都为何有如此发达的文明?
   
    6月10日,成都考古工作者们在各方的关注下开始了对金沙遗址的第六次发掘。当天就出土了130多件珍贵文物,在这些出土的文物中,考古工作者意外地发现了中国迄今为止最大的商代石磬。
    这次发掘出了两个商代石磬,其中一个长达1.1米,堪称中国最大的商代石磬;在它的旁边还躺着一个约四五十厘米的稍小的石磬,两个石磬都可以找到一个小孔。在清理中,工作人员还发现其中的一个石磬上还刻划着清晰的弦纹。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仁湘介绍说,这个石磬的发现非常意外,他当时就在现场,还是他第一个喊出了石磬的名字,这个发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激动。
    磬是古时的庙堂之音,也是中国最古老的传统乐器。这个磬是否是古蜀王在祭祀时用来演奏的乐器呢?
    据专家考证,磬在四川地区属首次发现,它的发现真实地反映了古蜀王祭祀时的场景。同时也证明了金沙时期的祭祀活动中已经有了较为完善的礼乐制度。
    金沙遗址出土的另一件物品,让很多人都感到吃惊。它是用一块整木做成的“铲子”,有专家认为,这是一种叫耜的农耕工具,用于翻土,适用于稻作农业,这说明当时的金沙已经进入农耕文明时代。
    相对安定的农耕生活使得人们有更多充裕的时间从事手工业劳动,于是这个时期的陶器也大量出现,并且最大的陶罐高度超过1米,是目前国内出土体形最大的商代陶器。
    而且这些陶器有很大一部分被判定为酒器,这意味着,当时的金沙人民过着丰衣足食的日子。
    按照《周礼》记载,古人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壁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玄璜礼北方。崇玉是商周时期中原文化的一大特点,而金沙出土了其中的五种祭祀玉器,说明金沙文明不输于当时的中原文明,其间还必然有更深刻的内在联系。
    而考古学界在此之前的看法普遍是,古蜀王国过着鱼牧农耕的原始社会生活时,中原文化已经相当富足和发达了。
    但是,金沙遗址的发掘,不但颠覆了这种看法,而且更为准确、生动地描述了3000年前古蜀先民的生活状态,证明了他们跟中原文明一样,及早就已进入了先进的农耕文明。
    无论金沙遗址出土的石磬、太阳神鸟、玉琮还是陶器,无不彰显出当时社会的高度文明。可是人们仍然不明白,为什么3000年前的古蜀王国会有如此高的文明,是什么造就了它的发展?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院长孙华认为,古蜀文明的高度发达,其原因是多方面的。
    四川成都平原属盆地地区,周边地势较高的地区当时很可能有着很高的文化。成都平原又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温暖湿润,雨量充沛,而且有很多的河流。当时茂密的丛林很适宜人类生存繁衍。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四周的居民开始慢慢向这里聚集,来自不同的地域的人,也带来了不同的技术和艺术,各方文化在这里汇集,使这里成为了中国西南地区最重要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之一。
   
    悬疑二:金沙文明与三星堆文明有何种关系?
   
    在金沙遗址的发掘中,考古工作者对发掘出来的器物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出土器物的形制上看,很多都与距金沙村30多公里的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器物非常相似。尤其是金面具、金冠带和青铜立人上的图案,都惊人的相似。
    20世纪80年代,在三星堆遗址的两个祭祀坑里,出土了1700多件风格特异的文物。比如,青铜人头像,高达3米左右的青铜树等等,这些都与我国中原地区的文物风格迥异。而且,现有的考古证据表明,三星堆文明在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出现了一个文明传承的断层,据考古专家考证,三星堆文明的来源也是一个秘。
    至于三星堆文明的消失,有的人把他与玛雅文明或者是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文明相提并论,认为这些文明都是地球外生物所创造的,也有人认为是因为外族入侵而迁族,还有人认为当时出现了大瘟疫又或者是洪水等天灾的原因,使得三星堆居民全体迁移。
    但是,目前为止,这些说法都缺乏证据,只是人们的猜测而已。
    直到金沙遗址出土,人们对三星堆的去向有了更多新的猜测,或许从金沙遗址能够找到失落的三星堆文明的去向。
    这样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金沙遗址的考古年代与三星堆的年代紧密链接,恰好可以成为三星堆文明的后续。
    从出土文物就可以看出它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金沙出土的19.6厘米青铜小立人是金沙遗址中最具代表性的青铜器。它与三星堆出土的2米高的青铜大立人在造型方面极其相似,身上都穿着长衣,摆出同样的姿态,一只手空空地攥着拳头。不同的仅仅是身高上的悬殊,但从金沙青铜小立人下面的一个小插件可以看出,它此前应该是插在一个大件上的一个物品。除身高的不同,形制上看,两个青铜立人十分相似。
    金沙遗址中出土了金冠带上面刻有鱼、鸟、箭、人头图案,其做工也很精致。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些图案与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金杖上面的图案完全一致。据考证,金冠带与金杖都应该是至高王权与族权的体现和代表,二者表面上基本相同的纹饰具有相同的象征意义,反映出了金沙遗址与三星堆遗址之间内在的紧密联系。
    两件金器之间也有一个很小的区别,金沙金带上的图案只有三星堆金杖上的一半图案。还有就是金沙遗址出土的青铜神鸟与三星堆神树上的挂件极其相似。
    金沙遗址出土了不少的金器。其中,一只3.74厘米高的金面具,显得神秘而突出,这些金器所表达的历史信息和玉器不同,因为它们的用途和制作技艺都显现出和中国其他地区不同的文化内涵。金沙遗址出土的金器在中国其他地区找不到同类,却能在四川而且是这么近的距离内找到同类,不得不说它们之间有密切关系。
    除开器物相似这个证据,相距不远的两个古文明遗址之间,还有何种更深的内在联系呢?
    首先,我们来看祭祀坑出土文物时的情景,当年三星堆祭祀坑出土文物时让人感觉迷惑不解,为何有如此多的象牙和青铜器堆积在一起,象牙也有被灼烧过的痕迹,有些则被人人为地破坏过。
    而金沙遗址出土的象牙和青铜器也是堆积在一起,也许这是它们一脉相承的祭祀仪式。
    再次,古蜀国的传说中有描述开明、杜宇、蚕丛、鱼凫等几个开国皇帝的情况,有擅长养蚕的蚕丛,有化作杜鹃的望帝杜宇,还有善于治理洪水的开明,跟中原的三皇五帝传说一样,这些东西有一定的可信性,至少我们从三星堆和金沙遗址出土的文物中可以看出,古蜀人经历过了鱼鸟图腾的阶段。比如金沙金带和三星堆金杖上的鱼鸟图案就是很好的明证。这也说明,金沙文明与三星堆文明一样,有着类似的宗教信仰抑或宇宙观。
    还有,从遗址出土的两个青铜立人来看,三星堆大铜立人的发髻是盘起来的,而金沙的小铜立人则梳着辫子。据专家对三星堆文明的研究表明,当时若是将头发盘成发髻的,都是身份较高的祭司,也许掌控的是宗教的权力,而梳辫子的也可能代表世俗权力,也就是人们通常所称的“皇权”。
    这个小差别暗示了一个重大的历史信息。据专家猜测,三星堆王国的覆灭,很可能是一次权力的争夺战,“皇帝”与“教宗”的内部斗争,使得“三

上一条 区域数字博物馆:成都领跑全国(2006-8-29 10:06:06)
下一条 数字博物馆:让文化遗产流淌在网络(2006-7-26 10:04:24)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