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门户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业务工作 > 非遗传承 > 非遗传承人
 
李明斌专访:成都皮影保护
发布日期: 2006-2-12 11:18:07  发布机构:系统管理员  浏览次数:4377次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关闭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成都范例

  还沉浸在观看皮影收藏的巨大震撼之中,本刊记者又走访了成都博物院副院长李明斌,请他介绍了这几年成都博物院收藏皮影的相关情况。

  记 者:成都博物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收藏皮影的?

  李明斌:大概从2003年起,我们即开始在全国各地广泛征集皮影及其相关遗存物。

  记者:当初征集、收藏皮影的初衷是什么?一开始就想搞这么一个皮影博物馆吗?

  李明斌:关于征集和收藏皮影,对于不同的职业,不同的追求和理想的人,有不同的想法和认识。皮影商人们他们知道皮影有文物价值、艺术价值、商业价值可以赚钱。一些学者、专家教授们知道皮影的造型艺术优美、雕刻工艺精湛、而且蕴涵丰富的文化。可作为艺术造型、学术研究的参考资料。而外国人则认为中国文化艺术悠久,能得到一件真品是难得的机遇和幸运。个人收藏者认为把皮影这种资源集中起来,今后可以赚大钱.但是把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有机的联系起来,站在保护和传承的高度,以考古的思路,按照博物馆的形式,以严谨的科学态度,并且调动各种人力资源,集中起来做这件事情的应该是王毅院长和成都博物院的领导班子。

  记者:征集、收藏皮影的途径(方式)有哪些?

  李明斌:主要是调动和动员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皮影博物馆馆长赵树同教授过去征集皮影的人员.继续进行走村串户式的征集。征集人员遍布全国,形成网络。其中骨干就有近二十人。在征集皮影中,如发现继续用老皮影进行表演的艺人。采用以新换旧和给与补偿的方式进行征集。让这门艺术继续留在民间,让其流传。

  记者:收藏皮影存在哪些客观困难?你们是如何克服的?

  李明斌:在收藏皮影中主要是三大问题:一是皮影的真伪,即仿制品和真品的鉴别问题;二是皮影价值的定位问题;三是如何调动征集人员的积极性问题;

  针对以上问题,我们的指导思想是:经过反复的比较、了解,听取专家意见,根据所征集皮影的质量和数量进行综合评估以后给出一个合理的价位。在保证征集皮影文物的真实性的前提下,控制征集价格,调动征集人员积极性。

  记 者:目前所征集的皮影的情况?

  李明斌: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征集了不同类别、不同流派、不同风格的,具有较高价值的皮影文物达80000多件。

  这些皮影的分布区域包括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皮影制作年代从明代、清代一直延续到近代;皮影质地有驴皮、牛皮、纸质等;此外还有皮影戏曲剧目达数百种,其中多数早已消亡。

  记 者:您认为收藏这些皮影的意义何在?

  李明斌:皮影艺术是我国古代极其特殊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就艺术而言,她的唱腔、表演技艺、制作工艺等属于非物质文化形态,但是,各种唱本、工具、乐器以及作为演具的皮影却是有形的,这为我们保护和抢救皮影这一流传千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创造了条件。而将皮影作为馆藏文物征集,将皮影文化、皮影艺术纳入博物馆的收藏、保护、研究、展示体系,则是一种新的探索。

  现在成都的皮影艺术收藏品已成为研究中国古代文化艺术发展史绝无仅有的珍贵文物治疗,成都博物院已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上收藏皮影种类最全、数量最多、品质最优的博物馆,抢救和保护了一种濒临消亡而又极具特色的文化遗产门类,鉴定组专家一致认为成都博物院把我国民间非常重要的戏曲——皮影作为文物进行征集和保护,是一种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和保护的有益的尝试,是具有开拓性的举措。可以说,成都对皮影的收藏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的一个典型范例。

  记 者:对下一步工作的初步设想是什么?

  李明斌:我们设想依托成都博物馆举世无双的皮影收藏,可以建成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大的皮大的皮影展示中心,参照中国丝绸博物馆落户苏州,中国钱币博物馆落户南京的实例,可以争取国家有关部门支持,将中国皮影博物馆的建设列入“十一五”规划,让中国皮影博物馆落户成都。

  记 者:在您个人看来,在成都建设这么一个皮影博物馆,有何重要意义?

  李明斌:皮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现在面临着消失的地步。成都做好传统文化的保护、弘扬、就是贯彻执行“三个代表”的具体体现.

  成都是一个历史文化深厚的城市。而且文化的包容性很强。皮影博物馆的建立,可使这门艺术有了肥沃的土地,有了适宜成长的土壤,定会结出更丰硕的成果。

  成都地处中国的西部。经济不发达,皮影博物馆的建立,对于宣传成都,建设成都都有积极的意义,特别是丰富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提高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认识.促进中外文化交流和旅游业的发展,会起到很好的效果。

我与皮影的故事

  季学海

  我非常喜爱皮影,看到皮影可以一天不吃不喝都不觉得饿,特别激动。在我从事征集皮影工作的过程中,最令我难忘的是在青海征集皮影的时候。

  那是我第一次去青海,语言和风俗人情都不懂,当时就是抱着对皮影的热爱,到处走访。我在青海湟中县的农村里步行了四天,每天要走100多里路。那里地方都是人烟稀少,每个村庄间隔都是好几十里,路上很难看到人。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老艺人,后来跟着老艺人来到一个村子里,终于找到了由一个老艺人传下来的一箱清代的皮影。可是因为这箱皮影是村子里面敬神时候用的,所以他们不能卖掉。听到那样的话,我虽然觉得不能带回那么好的皮影回到博物馆是一种遗憾,可是我却为皮影还在民间能发挥自己的作用而感到欣慰。所以,这次行程虽然一无所获,我却感触良多,并不觉得是多么的失落。

  马德民

  我和季学海从北京坐大巴出发,摩托车托运到山西太原。从太原开始我们骑摩托车奔孝义,沿途三千里。每天我们要骑车12个小时,600多公里的路程。在去米止的路上我们看了一套皮影。这套皮影是清代早期皮影,可是他们却不想卖。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后来终于卖给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在黄土高坡上一个前后40多公里没有人烟的地方,我们的摩托车坏了。我们从下午5点一直推着坏掉的摩托车,和征集来的皮影一直走到深夜1点左右,才看到有人家。当我们看到房屋的时候,我们两个一下子崩溃了。又累又饿的身体再也迈不了一步.后来找到一个老乡,热情的老乡给我们俩拿来了热开水和白面馍。跟老乡打听以后知道前面十公里处有修车的地方,休息了一下,我们俩就又上了路。等到了那个修车的地方把车子修好,已经是夜里4点钟了。第二天我们休息了一天,就又从米止出发奔靖边去了。就这样一直在黄土高坡上我们奔走了二十来天,共征集到皮影2套。

  文/何立 王健

上一条 梁开通:执著皮影演春秋(2006-2-12 11:21:36)
下一条 成都皮影:琴声灯影里的精灵(2006-2-12 11:16:18)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