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门户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业务工作 > 非遗传承 > 非遗传承人
 
体制内外的不同表演路
发布日期: 2006-4-12 11:29:11  发布机构:系统管理员  浏览次数:4156次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关闭

  在成都,如果你还想看带有地道老成都味道的民间曲艺,那你只有去锦江剧场旁边的悦来茶楼里了。要上一杯清茶,花上一个下午的时光,你可能会发现很多的惊喜。

  在这个宽不过十米,长不逾百米,最多容纳百余人的房间内,能听到的曲艺节目有扬琴和清音。每个星期五的下午,这里都如约开场。简易舞台下,坐满了听众,但大多都已年至花甲,偶尔会有一些中年人或者年轻人在里面,却也很难静下心来,细心品味那一份逝去的古典情怀。

  黄荣华:想要一方舞台表演

  这里,目前有15位艺人在坚持表演扬琴,他们中有来自成都曲艺团的专业演员,也有来自民间的艺人,甚或会有一些曲艺学校的学生在里面免费表演。原成都锦江区曲艺团几个表演扬琴的老师是其中的主力。

  锦江区曲艺团的扬琴表演者坚持在茶馆演出,常年不断,并接待过近万人次的国内外扬琴爱好者。刚在舞台上演唱完扬琴的黄荣华老师说,他们还曾于1986年受邀参加了法国第15届中国艺术节,在巴黎夏约宫皇家剧院演出了12场扬琴,被法国观众誉为“真正的中国艺术”。

  “墙内开花墙外红”黄荣华摇着头说,这里面自有他们的无奈。

  因为锦江区曲艺团由国营单位改为事业单位,再到1999年,由于多种原因,锦江区曲艺团被撤销,他们又回到了茶馆中演出。每场演出也就仅仅几十元钱,养家糊口都很难。

  他们说,以前还能在文化宫,红庙子等地的戏园演出,此外还有一个专门演出的曲艺书场,到如今却也只能在蜀声琴社的这一方小场子里演出了,因为那些演出场所已经不复存在,曲艺书场也早已经变成了一块空地。

  据介绍,锦江区曲艺团其实还有其他民间曲艺剧种,但由于体制问题,那些演员们下岗后,都不再以此为生了。

  “我们将青春奉献给了曲艺,为这门艺术奋斗了几十年,最后却落的了如此结局。”黄荣华老师感叹说。

  现在相关部门也在积极解决他们的生存问题,但是他们想的还是能有一方舞台,继续表演他们所钟爱的扬琴。

  田临平: 清音不能再回茶馆演出

  “传统的东西是最好的东西,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不应该改变。”田临平作为成都市曲艺团的清音演唱者,也是四川清音表演艺术大师李月秋的关门弟子,她一直坚信只有从传统中才能学到东西。

  田临平在1975年时进入成都市艺术学校曲艺班学习,后来又拜李月秋为师学习清音。但改革开放后环境突变,中国进入了很多外来的东西,为了生存着想,她不但唱清音,还开始唱车灯,演小品,唱豫剧。“在那个时候,所有人都是浮躁的”。她说。

  其实,也有不少的艺术家喜欢清音,“车辐老先生就是忠心的Fans”她笑着说,李月秋先生的清音演唱,也是由车辐先生以前的一篇报道而闻名于世,当时的李月秋先生被称作“成都周旋”。

  老一辈的观众,包括一些年轻人都非常喜欢清音,田临平说,有次在中央电视台排练,其他省市的一些演员,在路过的时候都驻足听她唱清音。这些使得她不愿意放弃清音。

  10多年后,浮躁的心态过去了,田临平放弃了小品,放弃了唱歌,却没有放弃清音。

  对于清音的前景,田临平认为她的老师李月秋费尽苦心,终于让清音从茶馆走向剧场,从低俗的低端走向高雅的殿堂,因此,清音不能在她手里重新回到以前的状态中去。

  田临平认为对清音进行改革与否都是为了清音的发展,但是她也说,没有对清音进行深入的研究,怎么进行改革?“曲艺艺术表演靠的是真本事。”她说。

  “曲艺太受限制了,受时代的限制,没有合适的演出场合,观众也更少了。”田临平说道,这些都是她的困惑所在。

上一条 傅兵:曲艺的传承是双方面的关系(2006-4-12 11:30:32)
下一条 日暮黄昏听古音(2006-4-12 11:27:46)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