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门户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业务工作 > 非遗传承 > 非遗传承人
 
古琴:中国的“世界音乐名片”
发布日期: 2013-12-12 15:29:52  发布机构:系统管理员  浏览次数:5931次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关闭

——专访成都市政协副主席、民进成都市委主委傅勇林

  傅勇林先生太忙了,他身为成都市政协副主席和民进成都市委主委,不但要负责政协工作,还要负责党派事务。而且,他还是西南交大教授、博士生导师,同时兼任国内(境外)很多大学和科研机构的兼职和客座教授,还得教书育人,参加各种学术会议,飞赴各地讲学。

  采访他是因为去年民进成都市委经过深入调研所提出的一份调研报告——《发掘与保护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提升成都文化影响力——关于蜀派古琴艺术的调研报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好评。

  采访当天,他正接受另一位记者的采访。在谈到云南丽江为什么会在不同文化的冲击之下,仍能保持自身民族文化特点时,他旁征博引,一一谈了自己的看法,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睿智和洞察力。

  他评价自己是一个两栖的边缘人,这“两栖”大概是指他既担负着各种社会职务,又是学者;既要关注经济社会发展,又得关注学术建设,认真教书育人。

  至于“边缘人”,则恐怕是指他关注国家文化建设的那种热情,非常人所能比吧!

  记者:我们想了解一下,《发掘与保护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提升成都文化影响力》这份调研报告的具体内容以及初衷是什么?

  傅勇林:这份调研报告是由民进成都市委牵头组织调研的,我们的工作经过课题选择、组织调研,以及集体反复讨论、然后定稿等几个步骤。报告详细分析了蜀派古琴艺术作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其现状、所面临的困难、及发掘与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提升成都文化影响力、促进我市文化产业发展所具有的特殊意义。当然,在报告中,我们还就如何保护和开发古琴艺术提出了一些具有战略前瞻性和可操作性的意见和建议。

  文化产业在成都方兴未艾,成都市委、市政府非常关注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发展。为此,成都市委还曾几次专门召开常委会,讨论成都市的文化产业发展问题。民进作为一个参政党的地方组织,就是要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特别是要围绕成都市委、市政府所关注的焦点问题,去发挥我们的界别优势和专业特长。

  现在成都要发展文化产业,我们建议首先应该立足于本土资源,这一点很重要。为什么要立足于本土资源呢?我们大家都知道,越是民族的才越是世界的。而且我们强调,只有深入挖掘开发本土资源,才能培养我们刻骨铭心的厚重的文化自觉,才能使国民深情抚摩中国文脉,亲近民族心灵版图,升华我们的精神生活,使中华民族最终变成自尊、自信、自重、自爱的民族,才能走向世界,真正地和世界对话,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历史复兴。因此,你如果连自身的资源都没调查清楚,又谈何发展?而蜀派古琴艺术正是这样一种重要的载体和平台,它既是本土资源,又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既是地域性的,又是世界性的,既是艺术,又是艺术产品,这种多重的二元属性便使蜀派古琴艺术成为我市文化产业发展最重要的建设目标,也是我们当初决定对其进行深入调研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记者:在做这份调研报告的时候,你们遇到过什么困难没有?

  傅勇林:如何统一认识,这恐怕是我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有部分人对国家文化发展战略的认识高度不够,有人甚至认为古琴是“古董”,只是可供某些文人雅士把玩的“东西”,而且现在中国也没多少人听了。他们的认识还没有达到我们上面所说的高度,没有认识到古琴是世界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成都、四川乃至中国的“世界音乐名片”,因此工作起来不免有些难度。

  记者:我们看到,这份调研报告分为5大部分,从不同角度详细阐述了古琴的价值、存在现状,还提出了一些操作性很强的保护对策和建议。为什么你们会对古琴及其保护、开发予以特别的关注?

  傅勇林:这当然首先是因为蜀派古琴艺术对于我市文化产业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关于这一点前面已经说过了。至于其它的原因,我想还因为蜀派古琴艺术大师俞伯孙老先生是我们民进的老会员,艺术修养深厚,德高望重,在琴界享有很高的声望,本身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杰出传承者。而且,从历史渊源看,蜀派古琴是中国古琴艺术的根,这个根在成都,就在我们这座城市,对其进行保护开发,当然应该引起我们格外的关注。

  另外,我们在调研中还注意到了两个关于古琴的重要细节。

  一是在1977年,美国发射的太空船上,蜀派琴曲《流水》作为人类文化的优秀代表作被制成金唱片送上太空,而且时间长度是7分钟,其他国家的音乐长度大概在2至3分钟;古琴代表中国的声音唱响了整个宇宙。

  第二个细节是2003年11月,古琴艺术继昆曲之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说实话,你能在成都找到第二个属于“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的文化传承么?

  古琴艺术作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并没有确定属于哪个城市,但总要落脚于某个城市,而成都又是蜀派古琴艺术的发源地和聚集地,如能率先对其进行合理有效的发掘和利用,使其自身优势充分发挥出来,就会成为古琴艺术这一公共资源的无形拥有者,就可以借助古琴艺术这一珍贵的“世界名片”,极大地提升成都的文化品位和知名度,扩大我市的文化影响力,进一步推动我市乃至四川省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强劲发展。基于这种考虑,我们对成都古琴艺术的历史和现状进行深入调研,提出了发掘和利用古琴艺术这一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相关对策和建议,希望能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

  记者:那您觉得古琴对于一个现代城市而言,它的价值何在?

  傅勇林:从古至今,听古琴的人都必须具有很高的文化底蕴和修养,现在的人不爱听古琴,从另一个角度讲,也折射出了我们身边的“世态人情”。我们要思考的是:人们为什么不喜欢古琴,却喜欢其它各种形式或流派的音乐?

  从文化事业发展的角度看,我们认为,根据中共中央十六届五中全会精神,当前应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大力加强“四位一体”建设,而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应在文化建设的过程中,着力重构民族文化,弘扬民族精神。这其中自然涉及到民族价值观以及民族文化身份的确认,民族凝聚力、国家意识和民族责任感的加强等等一些事关国家文化安全的重大问题。

  而古琴就是一个很重要的载体。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古琴是一种文化符号,也是一面文化镜子,这面镜子能让我们看出很多的问题。古琴背后站立着中华文化,站立着神韵沛然的中国诗词,积淀着中华民族的审美心理、文化趣味、民风民俗、精神生活和伦理价值,而这些恰恰是一个族群最具生命力的东西,也是构建现代文明、增强民族文化身份认同、强化民族凝聚力、重构民族精神生活、构建和谐社会的文化和价值平台,当然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记者:您觉得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傅勇林:我们的调研报告提了很多建议,比如目前是否可以从经费投入、策划演出、培养传人等方面着手,对蜀派古琴艺术进行全方位的保护和挖掘等等。

  但我觉得职能部门、政府和社会各界的互动是特别关键的:相关职能部门要积极去实施,去做去想,这些部门“热”了,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而最重要的是各级政府应予高度重视。还有就是要加强宣传,提高社会各界对蜀派古琴艺术,对成都这份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认识。从某种意义上讲,蜀派古琴艺术所代表的“蜀音”可以说是成都之魂,如果大家都有共识那就好办了。

  记者:在您看来,除了古琴外,还有哪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值得关注?

  傅勇林:2005年,成都市政协文史委员会曾就“如何发展成都都市文化旅游”这个题目做了一个调研,对成都市的7类文化资源进行了相对集中的调查、评估,统计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大概有10多种,比如“莲花落”、“四川清音”等,这些在曲艺团还有表演人才,还能保证一定数量的演出,但在民间却已基本失传了。这些东西对于成都而言,其文化建设价值也和蜀派古琴艺术一样非常珍贵,希望也能引起社会各界的关心和重视。

  记者:对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应该如何保护,才能避免失传?

  傅勇林:关于这个问题,我们的基本看法和上面所说的一样。但我们认为,首先应该从国家文化战略的长远发展需要着眼,要从保护与开发兼具民族性和世界

上一条 古琴:孤芳不应再自赏(2013-12-12 15:34:13)
下一条 柳街镇农民出版自己创作的部分民歌作品(蒋薇薇摄)(2013-12-12 14:51:10)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