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门户网站!
今天是
首页 > 业务工作 > 非遗传承 > 非遗传承人
 
多姿多彩的成都木偶艺术
发布日期: 2015-7-3 17:49:10  发布机构:系统管理员  浏览次数:6558次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关闭

7年前的2008年4月,在澳大利亚珀斯市举办的国际木偶联会第20届代表大会上,成都以51票对45票(俄罗斯叶卡特琳堡市),惊险赢得了第21届国际木偶联会代表大会暨国际木偶艺术节的主办权。4年后的2012年5月,成都将作为东道主,在世界木偶艺术的最高盛会上,向来自全球的艺术家们展示成都木偶的多彩风姿。对于巴蜀艺坛来说,这是国内外文化交流的喜事。借此机会,笔者就来同读者朋友聊聊已被政府列入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成都木偶艺术。

 

天府之国传承千年的灵魂

 

木偶又称傀儡,在我中华本土由来古老。中国木偶,种类甚多,往往因地而异,各有其迷人的魅力和风采。就地处中国西南地区、有“天府之国”美誉的四川省而言,传统的木偶即有大木偶、中木偶、精木偶、被单戏等名目。大木偶属杖头傀儡,多流行于川北一带,其头部和躯体大小几与真人不相上下,角色分文武两堂。演出时多以小孩站在大人肩上与大木偶同台,前者唱主角而后者饰配角,世人谓之“阴阳班”。中木偶稍小,乃大木偶之变体,操作起来更见灵活。精木偶的形体更小,流行于成都、重庆等地,其表演动作细致优美,逗人喜爱。被单戏又叫背担戏,属于手掌木偶之一,是由一人兼唱兼演兼打锣鼓,其特点是原始朴素,走村串乡,表演《打老虎》、《刘海砍樵》之类小戏乃其所长,而以“背担”相称,盖在其道具简单,一担可背也。

作为四川木偶的奇葩,成都木偶艺术滋生于川西平原肥沃的民俗文化土壤之中,自有其悠远的发展历史和娇美的舞台风姿,早在唐代已有盛名。据《太平广记》卷一百二十三引《逸史》:天宝年间,一位姓张的剑南节度使曾“遣之众工绝巧者,极其妙思,作一铺木人,音声关戾在内,丝竹皆备,令百姓土庶,恣观三日”。无论单个木偶还是一铺木人,其制作及表演技艺如此高超精巧,实在令人叹服。诸多史料,都说明了成都木偶历史悠久、源远流长。

及至清代,川西坝子上的木偶戏已遍及城乡。当时活跃于农村的小木偶班,设备较为简陋,常为庆丰收、赶庙会的农民群众献艺。而演出于城镇的大木偶班,则行当较齐全、行头较讲究,造型更生动、服饰更华美。这类班子常“出堂会”、“赶庙会”,亮相于大庭广众之中。清末文人傅崇榘编著的《成都通览》,言及“成都之游玩杂技”,收有市井里演出木偶的两幅图 (木刻版)。其一为木肘肘图,亦称京肘肘、精木偶,附文云,木肘肘“俗呼棒棒戏也,有名京肘肘者,甚妙,即木偶人也”。成都有精木偶高约四十公分,短小精干,操作灵活,是杖头木偶类中最小者。其二为单人木偶图,即被单戏,又称背担戏,附文日:背担戏“小儿多乐观之,一人演唱并能动锣鼓,所演戏必有一断《打老虎》”。成都被单戏又见于清道光年间画家钱廉成的画本《廛间之艺》中的一幅画,且有附诗云:“糊口江湖走,一人即戏班,手中多傀儡,自喜掌王权。”今人何韫若作锦城竹枝词有咏被单戏,曰:“独自藏身一布帷,角色扮演唱依稀。最爱‘哥哥打老虎’,群儿贪看竟望归。”这种看似简单却不简单的被单戏,最受孩子们青睐,迄今在蜀地民间犹有艺人演出。

民国时期,成都木偶戏班争相竞演,有“荣华班”、“祥瑞班”、“瑞乐班”、“燕华班”、“字均班”等,黄从云、彭洗生、吴耀光等乃此行中名噪四方的艺人。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国民经济困顿,木偶艺术的发展一度受挫,戏班解体,艺人散失。新中国建立后,木偶艺术得到党和政府的重视和扶持,有了新的转机,生发出新的活力。成都市成立了专业木偶剧团,修建了剧场,添制了道具,使木偶戏从行走江湖的“坝坝戏”一步步发展为能登大雅之堂,成为雅俗共赏的“剧场艺术”。而且,经过挖掘传统和努力创新,成都木偶品类上大有拓展,艺术上明显提高,相继推出一个又一个脍炙人口的大、小剧目。如新编大型神话木偶剧《孙悟空三调芭蕉扇》,就在表演、舞美、音乐诸方面继承传统技艺的基础上作了大胆创新尝试并取得成功,当年在成都市艺术节上亮相后大受观众欢迎,被誉为“古老的故事新鲜的戏”。又如从优秀传统剧目《打老虎》、《收八戒》等戏中吸取技巧,编演了《猴子改过》、《半夜鸡叫》等戏,为少年儿童所喜闻乐见。新编的童话剧、讽刺剧、寓言剧及其他不少剧目也都富有新意和审美感染力,如《三只鸡》、《渔翁得利》、《猎狗侦探》、《胖大嫂回娘家》,等等。

随着改革开放形势在神州大地上的步步推进,成都木偶艺术还迈出夔门,走向全国,飞向世界,以文化交流使者的身份频频亮相于不同地区、不同国度的观众面前,处处播下美名,赢得赞誉声声。如在中央电视台“神州风采”栏目的专题报道中,成都木偶艺术被誉为“中国一绝”,很受褒扬。又如1986年,成都木偶剧团携大型神话木偶剧《沉香救母》赴欧洲献艺并参加第30届国际木偶艺术节,以其独特魁力征服了观众,引起了轰动,当时欧洲新闻媒体和木偶艺术界同行连连惊呼,再三称赞这是“真正正规完美的剧场艺术”!不仅如此,成都木偶艺术剧院还与日本影法师剧团合作,精心制作了大型木偶剧《三国志》,巡演于多个国家和地区。

中国有悠久历史,木偶是中国文化史上源远流长的民族艺术。作为中国木偶艺术的一个分支,作为四川戏剧艺术的一支劲旅,成都木偶深受华夏民族文化哺育和巴蜀地域文化陶养,在其漫长的生长、演化、发展过程中形成了魅力独具的审美特征和艺术风貌。

 

世界木偶艺术的佼佼者

 

一般说来,就人物造型及动作表演而言,西方木偶多夸张变形,中国木偶重肖实写真。这种在人物造型和动作表演上皆追求“如真”的传统,在巴蜀木偶艺术身上得到鲜明体现和发扬光大,如已故木偶艺术家吴耀光就擅长表现人物角色的内在气质,使之活灵活现,而他表演的水袖、扇子,风流潇洒,耍脚步、抖髯口功夫过硬,恰到好处。他的出色技艺,曾赢得苏联戏剧界同行的赞扬。

就拿杖头木偶来说,四川的大木偶造型美观、气派、1.6米高的个头,重达十多公斤,其头部和身体与真人相差无几,而且眼睛能动,手指灵活,竟能自若地解带宽衣摘花转帕,乃至献上一段不亚于真人的曼妙柔美的红绸舞,让观众无不看得拍案叫绝。成都地区的精木偶体态秀美,动作细腻传神,如1955年推荐上北京参加全国木偶皮影观摩会演的《小放牛》一戏(由吴耀光领衔主演,他的代表作还有《杀惜》、《情探》等)中,牧童与村姑的表演充满愉悦欢快的情调,感染着台下观众。该戏中大量采用舞蹈动作,通过“捉迷藏”的种种优美身段将乡村小儿女天真活泼的性格表现得活灵活现,赢得大家交口称赞。

立足于“如真”的美学观念,成都木偶艺术工作者又创造性地提出了表演艺术上的“人偶情感同一”论。成都木偶向以技、意并重行艺,主张操纵者贯“七情六欲”于手中偶人。木偶表演往往似真而假、以假饰真,在真与假的辩证处理中巧妙地传神达意。剧场实践可证,惟有当木偶操纵者(表演者)借技行意、融情入艺而使手中木偶脱去“木气”而象真人一般迅速“进入角色”,才能真正从审美上使台下观众动情而兴奋。也就是说,欲使台下观众动情,先得让台上木偶“动情”,而欲使手中木偶“动情”,又首先要求操纵木偶的演员自己“动情”。如此这般“精神连贯,感情递接”的过程,正是“人偶情感同一”表演论的美学精髓所在。

唯其如此,在葡萄牙举办的’9

上一条 蜀绣之路40年 杨德全:干喜欢的事是最大的幸福(2016-1-12)
下一条 来自民间的琴音(2013-12-12 15:35:52)
相关资讯